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81第一年
    chapter 81第一年   

    《番外卷:满庭繁星》   

    【第一年】   

    结婚第一年,韩廷和纪星并没有立刻要小孩的打算。

    两人工作太忙。

    不论是东扬—启慧AI人才库的建立,还是瀚海星辰成立初年的业务开拓,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纪星根本没有时间去怀孕生小孩,两人于是采取了避孕措施。

    有次韩廷带纪星回西边他爸妈家吃饭,韩母无意间提了一句,说纪星看着太瘦了,哪天带她去医院看看。

    纪星没听明白婆婆的言下之意,满心感动地要同意呢。

    韩廷说:“她上个月公司刚体检,身体很好,您就别操心了。”

    韩母没说什么了,纪星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那晚回到家后,洗漱完毕上了床,纪星忽问:“韩廷,你想要孩子了么?”

    韩廷说:“顺其自然。”

    纪星道:“怎么个顺其自然法,我现在在避孕呢。”

    韩廷说:“我说的顺其自然是心理,如果哪天想要小孩了,就要。”

    纪星于是追着再问:“那过去的时间里,你有忽然想要小孩的时候吗?”

    韩廷认真回想了一下,说:“没有刻意想过。

    可能我觉得,平时能跟你相处的时间就挺少的。”

    纪星一愣,凑上去搂住他的腰,说:“我也觉得。

    光是我们两个过都觉得时间不够呢。”

    韩廷默了半会儿,忽说:“明儿带你出去兜兜风。”

    纪星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你明天可以不工作?”

    韩廷说:“天大的事儿也让副总们去处理吧。”

    他抚摸着她柔软的发,问,“你有想去的地儿没?”

    纪星一时想不出来。

    要放在两三年前,她保证一堆想玩的地方,可现在反而没什么特别想去的。

    韩廷见她选择困难,道:“那我挑个地儿,明儿带你去寺庙。”

    “好呀。”

    她欣然答应,问,“远吗?”

    韩廷瞧她:“远你就不去了?”

    “远也是要去的。”

    她说,“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第二天一早,纪星起来床,还穿着睡衣呢,就跑去厨房忙东忙西。

    韩廷下楼吃早餐时,阿姨已将做好的早餐摆放上桌,纪星则在流理台那边忙碌。

    “干什么呢?”

    他过去看,就见她在煮鸡蛋,煮蔬菜,烤培根,做三明治,洗切水果,忙得不亦乐乎。

    她兴致勃勃,说:“今天我们俩去秋游。

    我觉得到了中午就别去餐厅吃了。

    野餐最有意思了,所以做点儿便当带着。

    小篮子我都准备好了。”

    韩廷不禁笑她脑子里总是一堆鬼主意,调侃地问:“照你这架势,是不是还得带块布铺草地上?”

    “对啊。”

    纪星一指,“呐,布在那儿。”

    韩廷回头一看,一块崭新的白色印花软桌布叠成了方块放在小竹篮子里。

    吃完早餐,纪星拎着她的小篮子,韩廷拿着车钥匙,两人开车出发。

    上午九点多,从东往西的路上并不堵车。

    长安街上红灯也不多,偶尔走走停停。

    快到中轴线上了,纪星才想起来问:“去哪儿啊?”

    韩廷手指轻敲着方向盘,饶有兴致的,说:“去把你卖了。”

    纪星问:“能别卖么?

    我可以陪睡的。”

    “……”韩廷无声笑开,又说道,“去潭拓寺。”

    纪星问:“那寺庙灵么?”

    韩廷道:“没许过愿,不知道灵不灵。

    但秋天了,风景好是真的。

    今儿工作日,人也少,清净。

    带你去瞧瞧。”

    出了西五环,窗外风景变化,房屋越来越矮,树木越来越多。

    再走一段距离,城市被彻底抛去身后。

    纪星打开车内广播,听着音乐一路驰骋。

    到了终点下了车,韩廷拎过纪星手里的篮子,还不轻,他道:“吃得了这么多?

    你这是把晚饭也准备了吧?”

    她辩解:“有水和果汁的。

    那个重。”

    他一手拎着篮子,一手牵了她的手,沿着一条古道走上去。

    参天的古树遮天蔽日,秋日的阳光从树梢的缝隙间洒落,朦胧如梦境。

    微风一吹,落叶纷纷。

    两人拾级而上,进了寺庙。

    这地儿偏僻,果真没什么人。

    风景却是极好,赭红色的寺庙顶上铺着乌青色的琉璃瓦。

    视线往上,是蓝天,远远望去,山间层林尽染,秋高气爽,绿的,黄的,红的树叶层层叠叠。

    几只鸟雀从天空一角掠过。

    而庙宇之内,安然清幽。

    圣殿戒坛、亭台阁楼、清潭碑石,无一不透着千年前的寂静苍凉。

    两人漫步庙中,浑然如天地间只有彼此。

    到了一处偏殿,转弯就见一道下沉石阶楼梯。

    楼外是大片青青竹海。

    秋风吹过,竹叶唰唰作响,一片叶之清芬。

    “那儿好,我要往那儿走。”

    纪星拉着韩廷下楼梯。

    韩廷跟着她前行,全随她乐意。

    “这寺庙有多久了?”

    “千年吧。

    晋代就有了。”

    “哗!千年。”

    纪星暗自叹道,“这儿的菩萨一定很灵。”

    韩廷说:“你这语气听着像说上千年前的妖精。”

    纪星瞪他:“你这样过会儿菩萨不听我许愿了。”

    韩廷稍挑眉,有些意外,问:“你还有什么心愿要求菩萨的?”

    纪星说:“当然有了。”

    韩廷想了一秒,问:“什么心愿?”

    纪星:“不告诉你。”

    韩廷:“……”   

    又走了一会儿,韩廷问:“你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

    纪星早忘了前头那茬儿,莫名其妙:“没有啊,怎么了?”

    “……”韩廷觉得,女人这种生物完全没有逻辑。

    尤其是纪星这种女人,想一出是一处。

    再走到另一处偏殿,只见庙宇墙壁上挂了不少金色的丝绦。

    丝绦上印着红色的诸如“身体健康”“学业进步”“美满姻缘”之类的祈福语,不同的是下边的姓名框里手写着各异的字迹和名字。

    纪星扯他的手:“给我钱,我要许愿。”

    韩廷原想说你好歹读了那么些年书这都是些封建迷信,可看她那兴奋劲儿,话没说出口,拿出钱包递给她,道:“你要想更灵点儿,多丢些香火钱。”

    纪星当真了:“多丢香火钱就更灵?”

    韩廷说:“我猜是这样。

    跟贿赂差不多。”

    纪星白他一眼,夺过钱包进去了。

    她买了许愿绸,在上头写了两个字,想一想,又真丢了些香火钱。

    心想收了我的钱总归得灵验的。

    人刚转身,韩廷尾随她进来。

    她收好绸子,把钱包还给他,说:“好了。”

    韩廷瞧她手上,问:“许的什么愿?”

    纪星说:“没什么。”

    韩廷扫一眼墙上的各种许愿绸:“升官发财,美满姻缘?”

    纪星出了门,把绸子认真系紧在栏杆上,跑去拉他的手:“走吧。”

    韩廷走开一步了,回头看一眼,就见秋风扬起那条黄绸缎,上头写着“祛病消灾,身体健康”,名字落的是“韩廷”。

    到了中午,两人出去寺外找了片草坪,铺上布来野餐。

    蓝天阳光,斑驳树影;清风拂面,鸟鸣山涧。

    别有一番情趣。

    不知是不是在这环境里胃口好,两人竟把一篮子的三明治水果沙拉烤鸡肉全给吃完了。

    太阳光在树梢上跳跃,两人躺在草坪上吹吹风,韩廷伸了手臂给她当枕头。

    纪星眯起眼睛看树影间漏出来的蓝天,树叶间光影闪烁,像白色的小星星。

    她正想着,听身边韩廷说:“树上像结了星星似的。”

    “诶!我刚也这么想。”

    纪星说。

    他淡淡一笑,天光映在他脸上,白皙,俊朗。

    纪星又继续眯眼望天了,望着望着,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

    她小时候总喜欢望天空,盼着快快长大。

    那时候的想法特别单纯,只是想长大,并没有想过要去得到什么。

    她忽叹:“时间过得真快。”

    韩廷道:“转眼就从小孩变成大人了。”

    她不禁就抿唇一笑。

    他微眯着眼望着天,眼中也含着笑意。

    “韩廷。”

    “嗯?”

    “会不会时间一晃,就到二三十年之后了?”

    “我猜应该会过得很快。”

    “那时我们就都老了。”

    她叹息。

    “害怕了?”

    他扭头看她。

    “没有。

    我还挺期待的。”

    她咧嘴一笑。

    因为,你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