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82第三年
    chapter 82第三年   

    【第三年】   

    结婚后的第二年底,瀚海星辰3D打印植入类医疗器械产品的市占率已高达25%;东扬—启慧AI人才库也全面建成。

    韩廷和纪星的工作压力都减轻了很多。

    也就是在这时候,纪星怀孕了。

    在婚后的第二年,两人就没再避孕了,一切顺其自然。

    那次韩廷去英国出差,要去一周。

    纪星觉得自己春困犯懒,不愿陪他去,说懒得坐飞机,要自己在国内待着。

    韩廷戏问她:“我去一个星期你就不想得慌?”

    纪星说:“天天见你都腻了,我要去找小檬她们玩。”

    韩廷说:“行吧。”

    走之前还又说了句:“夫妻感情日益寡淡。”

    纪星:“……”   

    从英国回来前,韩廷给她打电话问她想不想喝茶。

    纪星知道他要给她带礼物了,颇有兴致地说:“想呀。

    我想喝那个伯爵茶。”

    韩廷说:“乖乖等着。”

    “嗯~”   

    英国的茶很不错的。

    纪星那天放下电话,还特意去逛商场买了套精美的茶具,等着韩廷回来了,弄点儿小点心,泡个下午茶。

    两人优哉游哉坐在院子里喝喝茶讲讲话,岂不是美滋滋。

    结果韩廷回来之后,扔给她一瓶矿泉水。

    纪星一头问号,把他箱子扒拉了一圈,问:“你就给我带了这个?”

    韩廷说:“你不是想喝茶么?

    煮茶的水我都给你带回来了,去泡茶吧。”

    纪星:“……”   

    她气得哇哇叫,扑上去就挠他,人没挠成,去床上滚了一大圈。

    两人一星期不见,自然是想得慌,腻歪了好一阵儿。

    据纪星后来判断,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应该就是那次怀上的。

    纪星得知自己怀孕时很兴奋,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她叽叽咕咕讲了一路,以后衣食住行要怎么注意要怎么胎教甚至讲到了以后小孩儿青春期怎么办。

    讲完了再看韩廷,他挺淡定的,认真听她讲着,偶尔跟她搭一下话,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

    纪星问:“你想什么呢?”

    韩廷抠了抠眉毛,说:“想孩子叫什么名儿。”

    纪星笑话他:“还早着呢!”

    又道,“不让爷爷或爸妈起吗?”

    韩廷说:“不用。

    我们自己来。”

    对孩子这事儿,韩廷一开始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多的情绪起伏,只是开始注意她的饮食和作息,陪她日常锻炼散步。

    直到一次陪她去产检照B超的时候,看见屏幕上边那颗小豆豆慢慢长大,开始露出小手小脑袋,他盯着看了屏幕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最后,无意识地低头亲下了纪星的额头。

    那天回家的路上,韩廷自言道:“得把孩子的名儿定下来了。”

    纪星突然说:“你选的那些名字里头,有一半可以不用了。”

    韩廷瞧她:“你又干什么了?”

    纪星咧嘴笑:“我问医生宝宝性别了。”

    “……”韩廷道,“不是说好了等出生吗?”

    “谁叫我昨晚做梦梦见了呢?

    就找医生确认了下。”

    她嘻嘻笑,“你想知道宝宝性别吗?

    我告诉你。”

    “别。”

    韩廷说,“别告诉我,我想留到出生的时候给惊喜。”

    纪星看他那样子,过了两秒,咯咯笑起来:“逗你玩儿的!我没问医生,哈哈哈哈。

    你看你那不高兴的样子。

    乐死我了。”

    “……”韩廷说,“再笑我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你舍得?”

    纪星道,“我是你老婆,肚子里还有你的孩砸!”

    韩廷说:“没事儿。

    老婆再找,孩子再生。”

    纪星说:“行。

    那我就带球跑。”

    韩廷说:“行。

    那我就打断你腿。”

    话虽这么说,纪星却觉得他对孕期的她有着无限的包容。

    有段时间纪星受孕激素影响,害喜严重,吃什么吐什么,人一难受就脾气不好,加上情绪容易起伏,碰上丁点儿大的事儿就委屈,不是哭就是生气。

    韩廷七分纵容三分哄。

    碰上她发脾气他就任她由她,让她自己一通发泄很快就又好了;要是她自个儿情绪低落,郁郁寡欢,他便哄她逗她,陪她聊天。

    有次纪星肚子里娃娃闹腾得她睡不着,她困得不行却又没法睡,脚也肿得难受,坐起身便开始呜呜掉眼泪。

    深更半夜的,韩廷起来给她揉脚。

    揉了一会儿,她舒服些了,不流泪了,却很沮丧,失望巴巴地说:“他/她肯定不喜欢我,才这么折腾我。

    人家的宝宝也没这么闹的。”

    韩廷说:“我倒觉得,他是很喜欢你,总想引起你的注意。”

    纪星愣了愣,擦擦眼泪,问:“真的么?”

    韩廷说:“真的。”

    “你怎么知道?”

    “我的孩子我不知道?”

    “噢。”

    她好受了一会儿,忽又问:“韩廷,我最近是不是脾气很差?”

    韩廷没答,轻轻抚摸她的肚子,说:“是这家伙脾气不好。

    没事儿,等他出来了,我好好管教管教他。”

    纪星噗嗤一笑:“那我舍不得。

    ……诶,你说他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

    “都好。”

    韩廷说。

    “那你希望他长得像你还是像我呢?”

    纪星又问。

    “你希望像谁?”

    “我希望像你。

    最好性格也像,沉稳大气,做事有魄力。”

    韩廷说:“我倒希望像你。”

    两人聊到深夜才渐渐睡去。

    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后头一切都好了。

    只是到了最后那天,她生产不太顺利,受了点儿苦,人折腾了整整一天,虚脱得不行。

    被推出产房的时候,她看见韩廷的眼眶都红了。

    她见他这样子,一时就哭了,呜咽道:“都是你!”

    他没说话,只是上前把她的手握得很紧。

    一握住他的手,她便安了心,昏昏沉沉睡去。

    是个男孩。

    起名韩琛。

    名字是韩廷起的。

    没有任何对前途附加的期待和期许,只有一个最纯粹的意思:“珍宝”。

    他和她的珍宝。

    琛琛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可劲儿地折腾,生出来后却非常安静乖觉,极少哭闹,也不在夜里瞎折腾。

    家里的月嫂和保姆都说没见过这么好带的孩子。

    琛琛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和韩廷婴儿时期长得一模一样。

    纪星最大的乐趣就是隔一段时间把宝宝的照片和韩廷幼时的照片拼在一起作对比。

    她很快就发现,宝宝性格也像极了韩廷,不哭不闹不添麻烦,也不怎么要抱抱。

    有时候纪星抱他抱久了他要自己爬开,特别高冷。

    但他很黏韩廷,一见到韩廷,小家伙黑溜溜的眼珠便挪不开,小脑瓜跟向日葵见着太阳似的转。

    宝宝乖巧又不闹腾,韩廷倒很喜欢抱他玩儿,甚至连办公的时候也抱着。

    纪星起初还担心小宝宝会打扰他,但她有次去书房抱琛琛。

    就见宝宝小小一团稳稳地坐在爸爸怀里,黑葡萄般的大眼珠好奇地看着爸爸的文件,也不乱抓乱动,乖乖地看了很久,忽然歪歪脑袋,拿小手往桌上一拍,发出呀呀呀呀的声音。

    韩廷摸摸小孩柔柔的小手,说:“这是数据分析报告。”

    小琛琛又可劲儿地蹬了蹬腿,扬起小脑袋,对着韩廷呜呜哇哇说一通。

    韩廷说:“你长大了也能这么厉害。”

    小琛琛仰望着,漆黑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爸爸,他张着小口,很快,口水吧嗒吧嗒淌下来,湿了韩廷的衬衫。

    韩廷低头看他,摸摸他脑袋,再四周一看,没找到纸巾,拿衬衫擦擦小家伙的嘴,作嫌弃道:“啧啧。

    跟你妈妈一样。”

    小家伙跟听懂了似的,羞涩地嘿嘿笑,忽然一下子扑上去,跟小考拉搂大树似的紧紧抱住爸爸的手臂:“哇呜~~”   

    韩廷好笑:“你妈妈还说你不像她,我看着一模一样。

    这招也跟她学的吧?”

    “又说我坏话。”

    纪星推门走进去。

    小琛琛听见妈妈的声音,扭过头来,黑眼睛一亮,伸手要抱抱。

    韩廷道:“这不是又要你了?

    他那儿不喜欢你了?”

    “他是肚子饿了要吃的。”

    纪星把宝宝从他手里抱过来,道,“在他眼里,我就是食物。”

    韩廷说:“在我眼里也是。”

    纪星:“……”   

    “死不正经。”

    她说着,转身要走,韩廷却一把将她拉回来坐到他怀里。

    纪星一愣,微微红了脸。

    这会儿宝宝正在她怀里吭哧吭哧“吃饭”呢。

    说来,她好久没这样坐在他怀里了,好像上次还是怀宝宝之前。

    他一手搂着她的背,一手抚着宝宝的小脑袋,瞧她半晌,忽而低笑道:“你脸红什么?”

    纪星道:“好久没这么坐着了。

    自从怀孕之后,每天都想着宝宝。”

    她说起宝宝,有一丝幸福,却也有一丝遗憾。

    韩廷看她半刻,忽问:“你想出去玩儿吗?

    今晚。”

    纪星愣了下,眼睛亮起:“去哪儿都可以?”

    “去哪儿都可以。”

    “我想去酒吧!”

    说完,原以为他会不同意,但他居然点了点头,说:“好。

    我带你去。”

    “那我要穿最好看的裙子,化最好看的妆。

    然后……”她拉长语调,“勾搭你回家,跟你一夜情。”

    “抱歉啊姑娘。”

    韩廷举起左手,在她跟前晃了晃手指上淡金色的婚戒,说,“已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