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txt下载 > chapter 16
    chapter 16   

    纪星半夜醒来,身上全是汗。

    她做噩梦了,醒来时心脏跳动得像失控一样。

    最近压力太大了。

    公司运行一个多月,各种开销已花出去近二十万。

    至今还没有采购设备做样品,这样拖下去,迟早停摆。

    她痛苦地将脑袋埋进枕头,精神已疲乏不堪,急需睡眠,偏偏思绪千丝万缕,苦痛纠缠。

    她辗转反侧,天快亮时才渐渐入眠。

    没睡多久,八点钟闹钟响。

    她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起床洗漱。

    涂小檬从厕所出来,看见她,拍了拍她肩膀:“星星,压力别太大啊。

    没事的。”

    纪星勉强笑一下。

    出门下楼,她在春天的凉风中吸了口气,走去地铁站。

    半路接到邵一辰电话。

    “喂?”

    她声音太低落,以致邵一辰隔了几秒才问,“心情不好?”

    “没事。”

    她说,说完却又忍不住低声,“我有点怕……怕星辰走不下去了。

    ……没有人愿意投资。”

    邵一辰道:“不是不愿意,是没谈拢。”

    “那还不是一样!”

    她提高音量,又落下来,“对不起。”

    “你压力不要太大。”

    他轻声道,“这次就当是试炼,放手闯过。

    成功固然好,可失败又能怎样,回去工作也不是穷途末路,没什么可惜的。”

    纪星低下头,用力摁了摁紧蹙的额头,低声:“别说了。”

    她知道他是好心安慰,可她现在最不想听的便是这些话。

    还要说什么,那头有男声问邵一辰问题,他回复了几句工作上的事。

    纪星:“你同事吧?

    你先去工作,我没事的。”

    “好。

    有事找我。”

    他挂了电话。

    纪星虽然心里没底,但进入写字楼的一刻,她挺直身板,微微笑了两下,强制让自己看上去自信焕发。

    走进公司时,整个人也是利落大方有干劲的样子。

    公司上下还不知道目前的窘境,都沉浸在创业起始阶段满怀希望和热情的氛围中。

    他们投入工作的样子,是她目前唯一的安慰了。

    纪星下午去了趟材料研究所,了解熟悉那边的材料购买事宜。

    魏秋子抽空跑来问她投资情况,纪星摇摇头。

    秋子:“你倒沉得住气,看着跟没事人儿似的。”

    纪星:“……都是装的好吗?”

    “今天来买材料?”

    “先看看价格和质量,了解种类。

    设备不落实,不敢买材料。”

    秋子听她这话,便知问题大了,把她拉到一边:“投资一点儿眉目都没有?”

    “嗯。”

    “你那要求太苛刻,没人能答应。”

    “我下调过标准了。”

    “多少?”

    “1000万,15%。”

    她已是一降再降。

    秋子叹了口气。

    纪星离开研究所时,看见手机里一条未读信息,来自邵一辰:“星星星星~”附加一个拥抱的安慰表情。

    纪星一愣,心被暖了一道,想给他回复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更觉说什么都是多余。

    于是回了条:“哥哥哥哥~”   

    打出去才意识到她很久没发这种信息了。

    过去的一个多月,除了有事找他商量咨询,她几乎没因想念而主动发过无聊消息:你在干嘛?

    晚上吃的什么?

    哥哥哥哥~   

    都没有。

    她太忙了。

    她突然觉得很抱歉。

    正失神时,那边回了消息过来:“又来?”

    她看着手机屏幕微笑,打字:“我想你啦,邵一辰小哥哥~”   

    那边停顿一会儿,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又停了,“对方正在输入”,又停了,如此往复。

    纪星以为他打了一大段,结果发送过来也就三个字:   

    “我也是。”

    两天后,秋子打电话给纪星,说有个女企业家想投资星辰科技,据说靠谱且有钱。

    纪星纳闷:“你哪儿认识的这号人?”

    “我不认识,朋友圈有人认识。

    你来研究所那天,我在工作分组里发了引资的朋友圈。”

    她感动不已:“谢谢啊。”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啊。”

    秋子说。

    纪星顺利联系上了那位投资人,叫韩苑。

    两人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纪星提前到,等了没一会儿,韩苑就来了。

    她非常漂亮且有气质,盘发,珍珠耳环,浅绿色大衣,衬里绛紫色绸裙。

    三十多岁的人把春天的颜色穿在身上,美如画报中的贵妇人,优雅自然得竟比二十岁女人的天真年轻更吸引人。

    她一进来,便叫咖啡厅众多年轻女孩频频侧目。

    韩苑几步开外便冲纪星微笑:“是纪星吧?”

    纪星起身颔首:“你好。”

    她一时不知如何称呼。

    韩苑似乎看出她的困窘,笑道:“叫我姐姐就行。”

    她没好意思叫。

    莫名想起曾荻,都是女强人,韩苑比曾荻多几分英气和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不会让人产生敌意。

    “我看过星辰的资料,内容成熟有想法,以为比我小不了几岁,没想到这么年轻,二十吧?”

    “二十四了。”

    “那咱们还是一个属相。”

    她三十六了?

    纪星惊异:“完全看不出。”

    “你这是逗我高兴呢?”

    “真的!”

    韩苑笑:“不论如何,叫姐姐没占你便宜吧?”

    纪星赧然一笑:“苑姐。”

    韩苑微笑起来,和她轻松聊了会儿生活闲话,回到此番的主题上。

    两人对医疗市场的看法一拍即合,都认为定制化会是将来行业的主流。

    她来之前看过完整的资料和方案,对内容有全面的了解,两人非常详尽地讨论交流后,她表明了投资意愿:“我以前管理过医疗器械公司,相关资源不少,我本身对市场比较了解,对你们公司的前景也很看好,希望能一起合作。”

    纪星经历过无数次投资谈判,已不似当初那么轻易就满怀希望和激动,笑道:“我也希望能达成合作。”

    “所以你对投资人的想法是?”

    “1000万,15%的股权。

    我希望投资人能完全相信星辰的能力,不过多地干涉星辰内部的自主权。”

    韩苑笑:“就是不直接管事儿,对吧?”

    纪星点点头。

    韩苑也不拐弯抹角:“这些我可以答应。

    但我要投2000万,33.4%的股权。

    毕竟发展顺利的话,后续还会有多轮融资,15%太少。”

    33.4%已经是拥有话语权和一票否决权了。

    这哪里是答应不干涉?

    纪星尚在迟疑,又听她说:“你放心,33.4%不会是我一人持有。

    等将来我发现优秀的研发人员主创人员,也需要股份把他们吸引进来。”

    纪星心里更是一沉。

    回去后,纪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纠结。

    2000万,33.4%,这是目前为止她接触的投资人里开出的最好条件了。

    韩苑人很好,两人对未来的观念看法一致。

    而事到如今,她甚至能够再次让步,接受33.4%的股权占比。

    可她隐隐担心韩苑在找其他的研发团队,或许引入之后哪天把星辰本身的团队替换架空都说不定。

    到了这种关头,仿佛就只剩下赌一把了。

    就在她濒临下决心时,意外接到韩廷的电话,约她见面。

    纪星诧异极了。

    说实话,接到韩廷的电话她挺开心。

    她权衡后倾向于接受韩苑的条件,但又心有不甘,暗暗期盼韩廷能给出更好的条件,让她下定决心,尘埃落定。

    说来奇怪,上次和韩廷的会面不愉快,可她并不讨厌韩廷。

    这次不知是不是为了缓和气氛,韩廷将约会地点安排在一家下午茶厅,衬衫也换成了休闲款,整个人看上去随意亲和。

    只不过他这人看人时眼神很深,不经意带一丝研判,再如何也不会给人能够亲近放肆的感觉。

    纪星坐下时发现面前放着一小碗草莓蓝莓核桃蜂蜜酸奶,卖相十分诱人。

    韩廷客气说:“帮你要了份甜点。”

    纪星戒备地看着他,不动。

    他好笑道:“没下毒。”

    “……”她较劲似的舀了一小勺草莓吃进肚子,沾着蜂蜜和酸奶,很是美味。

    吃了几口才猛然意识到,这是不是食物攻势?

    他把她当三岁小孩?

    抬眼就见韩廷正淡淡看着她,嘴角噙着一丝说不明的笑意,问:“喜欢吃草莓?”

    可不,碗里的草莓被赶尽杀绝,蓝莓核桃幸免于难。

    “……嗯。”

    她含糊着放下勺子,身板挺直,神情又变得警惕起来,眼睛里写满怀疑,“韩先生是想重新谈投资星辰的事?”

    他也不绕弯子:“说吧,你的底线是多少?”

    “2000万,20%的股权。

    星辰有绝对自主权。”

    她一脸傲气,语气确定,“这是我的底线。

    也有很多家在这么跟我谈。”

    韩廷盯着她看着,忽然无声地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纪星狐疑,正暗暗琢磨他这笑什么意思时,他说:“纪小姐很有底气啊。”

    这话听着有一丝调侃的意味。

    纪星下巴微抬,强硬道:“我刚说了。

    想和我合作的人很多。”

    韩廷点点头,了然的样子:“都是这个条件?”

    纪星脸一红,用力点头:“对。

    这个条件。

    正在谈。”

    她表情非常笃定,只是毕竟撒谎经验少,与韩廷灼灼目光对视下,她不免挨不住眨了下眼。

    怎么看都像只披着狐狸皮的兔子。

    “我不觉得这个条件会有人跟你谈。”

    韩廷直接挑明,笑容也收了半分。

    他眼睛很亮,盯着人看时能轻易给人压迫感,“你能来,说明想促成合作。

    可如果还是这个数字,就没有继续谈的必要了。”

    纪星面不改色,道:“但你上次开的条件也没有继续谈的必要。”

    两人僵持之时,服务员过来上茶,端上茶具餐具餐巾,又放上一套下午茶四层塔碟。

    碟子自上而下摆着精美的中式西式茶点,司康,松饼,马芬,绿豆糕,芝麻酥……不一而足。

    纪星随意瞟了一眼,意外于一众茶点之中居然有小巧的驴打滚。

    服务员分别给两人倒上茶后离开。

    小插曲过后,纪星再度看向韩廷。

    韩廷没有废话,直接开口:“2000万,33.4%股权。

    公司事宜,定期给我汇报。”

    他说完,补充一句:“这是我的底线。”

    他声音相当悦耳,却让纪星充分理解了他说的底线就是真的底线,没有再商量和让步的余地。

    这个投资额和股权占比与韩苑开出的条件完全一致。

    不同的是韩苑要插手更多,而韩廷只需要定期汇报。

    于是这一天平突然就向韩廷倾斜了。

    纪星竭力争取:“33.4%已经拥有决策权了,我没法接受。

    觉得能降一点儿。”

    “不能。”

    韩廷拒绝,道,“真当投资人是天使了?

    投资人是来挣钱的,不是帮你做梦的。”

    纪星脸上又辣了一道,这人强势直接得让她憋闷。

    她斟酌几下,终于抛出杀手锏:“实不相瞒,你开的条件有人开过。

    相同的情况,我应该会考虑先来后到。

    当然,如果你能给出更优越的条件,比如降低占比,或许我能同意。”

    主动权似乎握在了她手中,她也不经意坐得更直了,毫无畏惧地直视他。

    韩廷看她良久,只是缓缓一笑:“我刚说了,那是底线。”

    他手指捏住茶杯耳,慢慢地说:   

    “我这人报复心很强。

    如果我想要什么东西,结果被别人抢走。

    那我大概会想尽办法毁了它。

    你那位小姐姐,应该不是我的对手。”

    他说完,品了一口杯中的白茶。

    纪星骤然被这话吓得脸色白了一度。

    很明显他是有备而来,不然哪里那么巧就开出刚好相同的条件。

    也难怪他会突然降低标准,可就因他这份被迫的转变,让她觉得如果她不答应,他真可能毁了星辰。

    更可况,合作中这种两方争夺的情况出现时,她得尽快作出决定,最忌多方抬价导致双方都同时放手,导致谈判全部破裂。

    她毕竟势弱,经不住吓唬,有些没底气地小声道:“你除了……威胁,就不能拿出别的诚意来吗?”

    “只要你也拿出诚意来。”

    韩廷说,“事到如今,拿假消息诈我就没意思了是不是?”

    纪星被他戳穿,抓着茶杯不吭声。

    韩廷见她一脸隐忍的不甘,放缓语气,道:“你的方案中有一个亮点,把定制化和医疗大数据结合,更精准地定位目标受众。

    但据我所知,你目前用的数据是你之前在广厦的积累。

    之后呢,你还能拿到数据吗?”

    纪星心里又是一怔,良久不言,因他说中了她的痛点。

    “但东扬有DOCTOR CLOUD,AI医疗机器人的研究过程中,有用不完的患者数据库。”

    韩廷说,“别的投资人大概无法给你提供这点。”

    所有后路都被他断得死死的,纪星自知己方已经没有任何谈判优势。

    她垂死挣扎着,小声嘀咕一句:“别的投资人非常和气友善。”

    韩廷:“……”   

    他听她这声哀哀的抱怨,是在指责他不近人情。

    他不置可否地弯了弯唇角,道:“我也很和气友善。”

    “……”纪星脱口而出,“你看着很不好相处。”

    韩廷许是没料到她这么直接,眉毛微抬了一下,顿了顿,道:“身份不同。

    如果我们成了合作伙伴,我大概会对你很好。”

    纪星:“……”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韩廷微微倾身,朝她伸手,淡笑道:“合作愉快?”

    纪星垂眸略略想了一下,终于缓缓地伸手过去。

    男人的手坚硬而温暖,很有力,握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