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txt下载 > chapter 83第五年
    chapter 83第五年   

    【第五年】   

    结婚第五年的时候,事业上碰到了点儿小风波。

    那一年,人工智能开始在各行各业飞速发展,遍布交通、医疗、通讯、制造。

    社会上开始出现了一波反AI浪潮。

    声称AI发展弊大于利,长期纵容下去,机器人将反攻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有一小拨人对AI行业发起抨击,东扬—启慧AI人才库首当其冲。

    韩廷没有就此发表任何言论。

    倒是东扬—启慧AI人才库的主席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一篇文章,讲述数百年前的蒸汽机时代,那时的人们也视机器和火车如洪水猛兽,认为它们将吞噬人类。

    而如今,它们不过是人们提高生产力改善生活的工具。

    恐惧的来源在于不了解。

    待大家了解到人工智能的运转模式,将不会害怕,而是惊叹于人类智慧的伟大。

    而人工智能带给社会的将是生产力的巨大推动,是整个时代的变革。

    那天在家吃晚饭时,纪星忽问起韩廷:“你说,如果以后某一天,DOCTOR CLOUD真的能像人类医生一样给患者诊断看病了,它会害人吗?”

    韩廷反问:“你觉得人类的医生里,没有害人的?”

    纪星无法回答,又问:“我们在这行做了这么久,好像只想到他的优点,没想过可能的隐患。

    你设想过AI高度发展的那天吗?

    人工智能真的变得和人类一样,甚至超过人类,那是不是就成了一个新的物种?”

    韩廷说:“我相信人类的智慧,有能力控制这一切。”

    纪星若有所思。

    但韩廷接着又说:“如果真的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事态无法控制。

    AI已经成了新的物种,我也觉得有和平相处的可能。

    即使出现最坏的情况,新的物种,新的生命形式取代了人类,那也是生命的延续和进化。

    历史进程如此,谁也改变不了。”

    纪星想想也是,况且,那得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啊。

    她突发奇想:“如果以后有更高阶的智慧生命体,貌似也不错诶。

    诶,你希望看到那天么?”

    韩廷说:“以前觉得无所谓,现在不希望。”

    纪星问:“为什么?”

    韩廷没答,往宝宝碗里夹了块鱼肉。

    小宝宝两岁多了,正坐在儿童椅上拿小勺子舀米饭,吃到半路觉得脸上有点儿痒,小手在脸蛋上抓一把,原来是沾了几颗饭粒,小家伙看一看了,把米粒塞进嘴巴里。

    纪星忽然就懂了,微微一笑。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呢?”

    宝宝很认真地听他们讲话,脑袋望过来望过去,可他的脑瓜还无法处理那些陌生的词汇。

    “等你长大就能听懂了。”

    韩廷摸了摸他的脑袋。

    “噢~~”宝宝舀起那块鱼肉,啊呜一大口吃掉,沾了满嘴的油,他抓起围在脖子上的哆啦A梦小餐巾,抹了抹嘴巴。

    纪星说:“从小就是个洁癖,跟你学的。”

    韩廷说:“这不正省心了。”

    宝宝问:“妈妈,洁癖是什么?”

    纪星噗嗤一笑:“你真是个好奇宝宝。

    洁癖就是特别爱干净。”

    “噢~~”宝宝伸着脖子,眼珠滴溜溜在桌上转,小手一指:“爸爸,我要吃花花儿。”

    韩廷夹了块西蓝花给他。

    纪星道:“这孩子学上你的北京腔了。”

    韩廷说:“我儿子。

    不学我学谁。”

    忽侧眸看她,说,“你跟琛儿一道学,我教你。”

    纪星哼一声:“就不。”

    韩廷问:“为什么?”

    纪星:“你好意思说!”

    韩廷低头笑,不说话了。

    上周他就戏弄了她一次。

    七夕那天,韩廷给纪星送了盏星星灯,精致又梦幻,晚上打开,满墙壁的星星转动,跟梦境似的。

    纪星呢,临时才想起来,没时间去买东西,就送了韩廷她新学的插花,还是现场从花艺课上带回来的。

    花儿的确挺漂亮,像他们结婚时她捧在手中的花球。

    韩廷拿着那束花瞅了瞅,愣是没看出她的真情来,问她:“这你专门为我做的?”

    纪星点头:“对啊。

    带入了很多的感情。”

    韩廷说:“哦?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感情是怎么投入进去的?”

    纪星说:“你看这朵花,这朵,还有这儿的叶子,你难道没看出插花的人心中满满的爱意吗?

    看见没,很珍贵的。”

    韩廷瞧着手中的花儿,认真听完她一串废话了,说了句:“抠缩儿。”

    纪星听不懂:“啊?

    你说什么?”

    她扒拉他的手,追着他问,“什么意思?”

    韩廷道:“说这花儿小小的很可爱。”

    纪星狐疑:“是么?”

    韩廷说:“是啊,北京话里头抠缩儿就是小巧可爱。

    这花儿抠缩,你也抠缩。”

    纪星:“……哦。

    好吧。”

    次日上班,纪星碰见唐宋,问他:“唐宋,你知道抠缩什么意思吗?”

    “抠缩?

    知道啊。”

    唐宋莫名其妙,“说人小气。”

    纪星:“……”   

    唐宋问:“怎么?

    有谁这么说你?”

    纪星摇头:“没啊。

    我路上听见别人说的。”

    出了电梯就给韩廷发了条消息:   

    “你才抠缩儿!你全家都抠缩儿!”

    韩廷那时候正准备去开会呢,看见手机里她这条消息,笑出一口大白牙,回了个琛琛宝贝翻白眼的表情。

    那表情是纪星做的。

    她隔段时间就在家里拍照录视频,各种新鲜主意。

    韩廷一开始不太配合,总是不由自主走出镜头外;后来倒也习惯了。

    她还爱做表情包,把宝宝的表情做成“不鸟你”“好生气”“宝宝委屈”“想要小钱钱”等等。

    还热衷于把韩廷小时候不同阶段的照片和宝宝酷似他的照片P在一起,配上各种文字,诸如:“叫爸爸!”

    “我俩好像前世有缘。”

    “恕我直言,我是你老子!”

    之类。

    韩廷第一次看到时是在工作间隙跟她聊天,她聊到一半发来个表情,他差点儿没喷水。

    只不过,结婚五年,生活中也难免有小摩擦。

    尤其是在宝宝出生后,两人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有了分歧。

    韩廷看似宠爱琛儿,但对他的教育十分严苛,半点儿不马虎。

    纪星表面不纵容孩子,规矩都教,却很心软,看不得孩子吃苦。

    琛儿不到一岁,家里就请了专业的早教师。

    琛儿一开始怕生,不肯跟早教师玩,却也不哭,只是一见到纪星回家就眼泪汪汪掉金豆豆。

    纪星跟韩廷说起这事儿,想让他把早教师撤了。

    韩廷却说她太溺爱孩子。

    纪星道:“我只是不想他从小就学一堆东西,小孩子开心玩乐就好了。”

    韩廷当时正在解领带,听到这话,回头看她,很认真地说:“我的孩子,必然要从小就学一堆东西。”

    纪星气不过他的强势霸道,回了句:“当你们家小孩真可怜!”

    空气结成冰点。

    韩廷看了她半晌,没说话,领带扔进编织篓里当的一声,转身出衣帽间,走时说了句:“是我们家小孩。”

    那晚,两人谁也不跟谁讲话。

    到了临睡前,纪星翻身要背对他,他却把她拉了过去,说:“今儿的事,是不是得在今儿解决了?”

    他一先做出举动;她就服软了,没跟他犟。

    两人聊起孩子的教育问题,韩廷问纪星:“你记不记得你跟我说,怪你爸妈小时候没逼着你练字,没逼着你弹钢琴。

    你后来很羡慕字写得好,会弹钢琴的女生?”

    纪星许久不吭声,说:“可我不希望他不开心。”

    韩廷说:“不开心不是因为学了东西,是方法不对。

    我们要考虑的不是看他不开心就不让他学了,而是想办法让他开心地学。

    这才是做父母的责任。”

    那天两人聊了半晚上,问题全部解决。

    之后,纪星偶尔思考好丈夫的标准是什么。

    若说长时间的陪伴,韩廷肯定不是个好丈夫。

    可若说精神上的陪伴,他必定是。

    说他好吧,他很忙,到处开会;说他不好吧,他上哪儿都带着她。

    尤其在有了孩子之后,出差是只属于两人的亲密时光。

    纪星偶尔想过如果和邵一辰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大概会常常起矛盾。

    因为生活里家庭里有太多的琐碎和烦恼,而她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可韩廷很冷静,很清晰,往往什么问题还在萌芽状态中,他就发现并解决了。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和他才会一直那么好。

    好到结婚快五年了,他出差都依然得带上她。

    纪星以前还犯懒不愿陪同,有了小琛琛之后,每次韩廷出差她必定前往。

    放下孩子和家里,只有彼此亲密依恋,像当初谈恋爱一样尽享私密时光。

    那次去伦敦开会,碰上大雨,没法出门游玩。

    但纪星和韩廷两年前来伦敦时就一起走过大街小巷,所以并不遗憾;加上韩廷上一次出差是三四个月前,两人很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风声雨声助兴,结果两人在天天腻在酒店的床上滚床单,可劲儿地折腾。

    一个星期后回来,纪星又感觉不对了。

    去医院检查,医生说:   

    “怀孕了。

    双胞胎。”

    纪星:“……”   

    她想过再生一个小女孩,但没想到会来一对。

    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纪星打了韩廷一下,说:“就是你!”

    韩廷也挺意外,说:“没想到是一对儿。”

    两人依然没有问宝宝性别。

    但,两个宝宝,总该有一个女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