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在海贼掌控六道徐少一无弹窗 > 001 小路飞,六道空间
    “痛,痛!”

    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像是被痛醒过来。

    他有着一头苍劲的黑色短发,上身穿着带有海鸥图案的蓝白短衬,下身为一条童版的过膝牛仔裤,脚上挂着一双橡胶质地的小人字拖。

    小路飞吃痛地捂着后脑勺,勉强用手支撑起年仅七岁的幼小身体。

    “这里是哪?”

    路飞睁大眼睛,迷惑地环顾四周,入目的只有一片无止境的黑暗。

    地板平整光滑的如同一面镜子,四周的地域不断往外延伸,却又连穹顶都涂鸦着暗黑色调。

    有点像一个无限放大的黑匣子,他的声音在这里面不断回荡:

    “这里是哪……是哪……哪……”

    “等等,嘶,好痛!!”路飞猛一屁股坐回到了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后脑勺,痛楚如同潮水不断袭来,宛如一柄锤子不断重击后脑。

    在承受着脑袋即将裂开的剧痛下,他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今天是他的七岁生日!

    作为风车村长期留守儿童的路飞早就习惯一个人过了,并不奢望那个记忆中基本不存在的父亲,以及长年累月外海跑的海军爷爷回来陪他过生日。

    其实,他对生日的概念了解的也不深。

    所以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

    路飞一个人早早来到了玛琪诺经营的酒吧,刚好碰上驻扎在风车村的红发海贼团,他们正在酒吧内举办丰盛的酒肉宴会,路飞也就自然而然加入到喝酒……嗯,喝鲜橙果汁的行列。

    “我想起来了。在宴会中途,有买酒的山贼来到酒吧闹事。”

    路飞一边忍住后脑的痛疼,一边拼命追溯回想,记忆中还保留着他当时愤怒、埋怨的种种情绪。

    愤怒,是因为那些山贼们过于嚣张跋扈,还把酒吧店里的酒给打碎了。

    埋怨,是因为明明作为海贼的香克斯,竟然容忍了山贼首领的挑衅,也不还手,像个懦夫一样狼狈的坐在地上。

    那么,后来呢?

    路飞记得自己当时非常生气,一气之下,把红发海贼团放在吧台上的一颗紫色果实给吃了。

    结果刚咬上一口还未吞下,自己不小心从站着的吧台高凳上摔了下来。

    后脑勺处传来的痛楚,昏迷前保留的记忆,统统到此迎来了结束。

    路飞缓缓松下口气,没心没肺的从地上蹦起,更加诧异的嘀咕道:“对了,我不小心摔倒了,然后昏迷了过去。可我不是应该在酒吧里么?这里又是哪?”

    “玛琪诺和香克斯他们呢?”

    这次仿佛顺应着他的回应,一行白色的荧光字体,出现在了黑暗空间的上空。

    路飞眨眨眼睛,还好玛琪诺教过自己一些日语,他勉强认了出来:“这里是……六道……空间?”

    风车村有这个地方么?

    路飞见没有其他人在,也不害怕,只是大声询问:“我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悬浮着的荧光字体开始变换:

    “你必须通过第一层考验,得到六道之一的能力,才能正式解锁六道空间,灵魂和意识自由进出这里。”

    努力辨认完这行字体讯息,路飞似懂非懂,双手牢牢地抱着脑袋,喃喃自语:“我不会在做梦吧?平时不都是梦到吃的么,这次怎么梦到这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搭理路飞,荧光字体继续变换更替:

    “第一层考验为:完全习得六道空间传授的知识总量1%!”

    “这到底什么意思?”路飞小脸微微发苦,他认字本来就难了,这些字就算都认识,串起来他还是看不懂。

    不过,【六道空间】倒是懂了,漂浮着的字体迅速变换:

    “意思就是:你必须留在小黑屋这里进行学习,学到我觉得可以了才能放你出去。”

    “哦哦,懂了。”路飞痛快点头。

    他松了口气,随即脸色大变:“学习?不要啊!”

    比吃的,比打架都行,他最头疼的就是学习了!

    六道空间:“呵呵,这可由不得你!各位老师,请现身吧!”

    路飞揉了揉眼睛,看到一位穿着奇特长袍的白发老者,从黑暗深处迈步走出,儒雅抚着下巴的白色须胡:“老夫孔丘,往后担任你的思想老师。”

    一位穿着工装衬衣的中年男子紧跟其后,他戴着一副考究的黑框眼镜,手上抱着一本十分厚重的笔记本:“我名字叫达尔文,以后是你的生物老师。”

    一位头戴皇冠穿着龙袍的高大青年,霸气现身,充满威严的沉着道:“我秦始皇,打钱……咳咳,是你的帝王老师。”

    一位手持长剑脸上满是落魄之色的武士,自黑暗中踏风走出,满是沧桑的道:“在下疾风剑豪亚索,往后担任你的剑术老师。”

    路飞怔住了,还未反应过来,又看到一行字体浮现,像是在进行解释说明:

    “这些都是六道空间,吸收自另外数个世界人才的知识化身,相当于‘人机’,没有自主意识,但能够专业传授你相关的课程知识。”

    紧接着,还有更多的知识化身老师,纷纷从神秘空间的黑暗边缘冒出。

    “我名剑心,也是剑术老师。”

    “我骑士王,同上。”

    “叫我桐人就好,教你……打游戏。”

    “我是马克思,以后是你的政治老师。”

    “我叫叶问,教咏春的。”

    “小兄弟,我名为郭靖,教的也是武功哦。”

    “我是凯,你的体术老师,一起来尽情挥洒青春的汗水吧!”

    “我叫艾萨克·牛顿,你的物理老师。”

    “我是小当家,你的厨艺老师,往后请多指教!”

    “鲁路修,是你的礼仪老师。”

    “我是鲁迅,教医学的。”

    “I'm iron man!”

    ……

    一位位‘老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很快就将小路飞,内三圈外三圈的围成一团。

    虽然这些自称是自己老师的,都还算和蔼,但此时路飞头皮发麻,惊恐看着冲自己笑的各位老师。

    老师比学生多的,见过没有?

    见过,那上百成千个老师多对一授课呢?

    什么叫绝望。

    这就是绝望!

    “我真不想学习啊啊啊!”

    路飞的哀嚎声在六道空间中回荡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