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代谢不臣最新章节 > 022我想舔到她
    “有人晕倒了。”

    “别围着他,都散开一点。”

    “好像是三班的。”

    因为出了事儿,操场上顿时热闹起来。

    就连四周围其余班的学生们,也都频频往这边看。

    “都往后退。”

    负责三班的教官迅速扒开人群赶过来,打量了几眼仝成林:“同学,同学,你怎么了?”

    军训其实还挺容易出事儿的。

    这教官看着年纪又不大,估计心里也有点害怕。

    仝成林横在地上,语气虚弱:“我饿。”

    这种情况,多半是早上没吃早饭,低血糖。

    教官很生气:“这会儿知道饿了,以后都他妈记得给老子吃完早饭再来军训。”

    林宏在旁边悄然松了口气。

    还好教官没发现他刚才的小动作。

    但肖非凡从仝成林说出那句‘好饿’开始,就琢磨出不对味儿。

    周恪和廖泊远也神情古怪。

    他们早饭是一起吃的,仝成林看起来瘦不拉几,结果一个人啃了四个馒头,食量不是一般的惊人。

    就这,怎么可能饿?

    昨天肖非凡给仝成林贴的标签简单粗暴:打分器、老实人、憨。

    但现在看来,这老实人,竟然他妈是个老阴比。

    看走眼了哈。

    既然如此,那还不抓紧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肖非凡双脚并拢敬礼:“报告教官。”

    教官这会儿正不耐烦:“讲。”

    肖非凡说道:“这位同学,他没钱吃早饭。”

    一份早餐能有几个钱。

    教官嗤道:“扯淡呢不是,甭给自己找借口。”

    “真的,不仅他没钱,我们三班的男生都没钱。”

    肖非凡不怀好意的视线在何平、林宏两人之间扫过,说道:“至少我们宿舍四个人,今天都没钱吃早饭。”

    周恪反应最快,直接歪在旁边廖泊远身上:“哎哟,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感觉有点晕。”

    廖泊远被他砸的险些没站稳,但也只能心里骂娘,使劲儿撑着他。

    “都没吃早饭?”

    教官愣住了,他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学生没开玩笑,迟疑着问道:“那你们的钱呢?”

    肖非凡摊了摊手,没吭声。

    横地上的仝成林虚弱的声音适时传过来:“被人坑了。”

    肖非凡在心里喊了句‘漂亮’。

    林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神情明显有些不安。

    所谓潜规则,其实就是不能说的、放在暗处的霸凌。

    很多被欺负的学生,心里想的都是,忍忍算了,别说出去,不然肯定会报复。

    但其实他们错了。

    只要把潜规则拉到阳光底下晒一晒,轻松就能晒死它。

    “仝成林,你可别瞎说啊。”

    听到这‘坑钱’俩字,何平也有些慌,这傻叉主动跳出来当靶子:“谁坑你钱了。”

    肖非凡没客气,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究竟哪边的啊狗腿子。”

    他动手的太突然,何平直接被踹了个狗啃泥。

    教官瞪圆了眼,下意识就准备收拾这几个反了天的小崽子。

    不过这时候,一直沉默的三班学生们都忍不住出声了。

    先前大家没人敢出头,但现在事情都挑明了,谁还能忍得住这口恶气。

    “踢得好,我们的钱就是被何平跟那个林宏坑走的。”

    “什么玩意儿,就这还好意思当班长。”

    “说是让支持那个叫邵琛的狗比楼长创业,但其实就是强买强卖。”

    教官显然是认识林宏的。

    听到学生们的抱怨,他皱眉看向林宏,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这……”

    林宏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解释。

    周恪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扑过去直接给他按到地上。

    “同学,同学你也低血糖了吗?”

    廖泊远关切的看了一眼林宏,然后招呼道:“来几个男生,看看怎么回事。”

    有时候男生之间的默契,根本都不带提前招呼的。

    现在明显是3o7带头挑事儿整林宏,几个男生哗啦过去把周恪和林宏围起来,造成‘林宏低血糖晕倒’的假象。

    其实这傻叉正被周恪压着揍,连嘴巴都被捂住,想喊都喊不出声。

    从远处看的话,一时间也看不出端倪。

    教官气的脸都青了:“都他妈住手,信不信老子上报学院,给你们记个大过。”

    记过的话,事态就严重了。

    大家都有些怵得慌,但也没人真第一时间认怂,都看向肖非凡。

    今天这事儿,他最先挑起来的,是‘带头人’。

    “教官,上报学院就不用了吧,这孙子坑我们钱,说严重点,属于校园霸凌。”

    肖非凡笑道:“大家就是心里不爽而已,没别的,而且你看,远处总教官也在看着呢。”

    三班这边有人晕倒,总教官肯定注意到了。

    这时候,廖泊远赶紧示意大家分散开,周恪也阴笑着站起来。

    林宏躺在地上,疼的直抽气,但偏偏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

    教官犹豫片刻,决定不管了。

    校园霸凌,这四个字他承担不起。

    “你,你,还有你,出列。”

    但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教官指向肖非凡、周恪、廖泊远、林宏四人,大声说道:“去操场上都他妈给老子跑圈,跑十圈。”

    跑圈,其实就是把这事儿揭过去的意思。

    “多谢教官。”

    肖非凡道了谢,然后看向周恪和廖泊远,笑道:“走呗。”

    林宏也没反驳,阴沉着脸脚步踉跄的开跑。

    他显然也不想把事儿闹大,那就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操场上。

    “妈的,仝成林这小子可以啊。”

    廖泊远喘了口气,笑道:“还有老肖,也是够阴的。”

    周恪已经跑得说不出来话了,只能伸出手来朝着肖非凡竖起大拇指。

    肖非凡伸出手来,搭在他俩肩膀上,叹气道:“别废话了,还有七圈呢。”

    “操,狗日的林宏。”

    “傻叉何平。”

    “妈的,还有几圈啊。”

    “……”

    最后三个人呼哧呼哧跑完,累的衣服都湿透了,躺在操场的台阶上宛如死人。

    仝成林拿着几瓶水老远跑过来。

    周恪仿佛见到了救星:“快快快,老阴比,快给我先来一瓶,我他妈要渴死了。”

    仝成林迟疑片刻,选择困难症犯了,不知道该先给谁,只好问道:“你有几分渴?”

    “……操。”

    肖非凡和廖泊远躺在地上笑到起不来。

    “十分十分!求你了快给我水。”

    周恪用尽力气开始嚷嚷。

    一件联手整人的小事儿,让3o7的几个男生意外的关系更进一步。

    等喝完了水,四人在台阶上互相支撑着坐起来。

    “哇塞。”

    这时候,最左边的廖泊远突然发出这样一声惊叹。

    男人的默契值,在这一刻几乎达到了巅峰。

    肖非凡、周恪、仝成林三人齐齐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台阶下的跑道上,四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嬉笑着走过。

    夏日的风,和炙热的光线在她们身上跳跃,让原本令人不耐的高温,都变得清凉起来。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都不太能看得清他们的长相。

    但必须要承认的是,这几个女孩子,绝对是这片操场最漂亮的点缀。

    3o7的四个男生呆愣愣看着,谁都没吭声。

    仝成林微黑的脸蛋上疑似带着羞红。

    肖非凡抹掉额头上的汗渍,指着其中最高挑的那个女生,笑道:“她头发要乱了。”

    果然。

    下一秒,那女生头上摇摇欲坠的军训帽脱落,乌黑柔顺的秀发如墨般泼洒下来,在空中飞舞。

    仿佛这风里,都被染上她发尖的香气。

    “多年以后,你无端想起一个人,她的出现曾经让你对未来有所期许,最后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廖泊远把下巴靠在肖非凡肩膀上,表情满足而雀跃,但念出来的诗却有点悲伤:“要是有些事我没说,你别以为是忘了。我什么都没忘,只是有些事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

    看不出来,他竟然还读史铁生。

    是个有故事的。

    作为三十多岁、活了两辈子的过来人,肖非凡被这几句酸诗弄得有些恍惚。

    唯有周恪最直接。

    他‘咕嘟嘟’喝光瓶子里的水,仍旧不觉得解渴,瞧着那边说道:“我想舔到她。”

    哧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