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个晚上时间,肖非凡从批发市场进的四十箱货,全都铺了出去。

    这效率高的让人咂舌。

    3o7宿舍里,老实人仝成林给大家算了笔账。

    “五十块进一箱货,每出一箱,我们可以赚1o块。”

    他微黑的脸蛋上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也就是说,四十箱零食能赚4oo块,一周补一次货的话,一个月就是16oo块。”

    廖泊远笑着接话道:“前面赚来的钱,还可以换成零食继续铺货,这样算算,利润确实有点吓人。”

    如果后面零食能在松园宿舍区铺满的话,那么大家每人每个月破千的收益,绝对是没跑的。

    怪不得邵琛要在宿舍楼里卖东西,这可都是钱啊。

    连廖泊远都觉得有些吓人,那周恪和仝成林就更别提了。

    周恪咧开嘴,笑得格外开心:“乖乖,你这就是个送财童子啊老肖。”

    面对舍友们的夸赞,肖非凡很淡定:“送财好说,但我可不是童子。”

    周恪:“……日。”

    零食倒卖这种生意,简单易上手,基本上也就只能赚个快钱。

    因为很容易模仿,没什么门槛。

    可以预料的是,接下来肯定会有聪明人看到商机,有样学样来竞争这片市场。

    一旦有人竞争,市场就会迅速饱和。

    专业点的说法,就是从蓝海变红海。

    只是看到周恪等人的兴奋劲儿,肖非凡也没把这话讲出来。

    毕竟零食的利润太少了,想要靠它来赚钱,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去。

    肖非凡瞄准的,是更加暴利的u盘市场。

    零食,只是他用来探路选人的引子而已。

    -

    第二天,军训继续。

    3o7宿舍的人来到操场上以后,三班男生对他们的态度再次转变。

    “老肖来啦。”

    “肖哥,你们那零食生意还缺人手不?”

    “老肖,晚上宿舍打扑克来不来啊。”

    历经‘带头杠楼长’事件以后,肖非凡成功在三班男生中彻底立足。

    连称呼都从老肖,变成了肖哥。

    而何平已经彻底被孤立了,毕竟肖非凡连楼长都不叼,大家还怕个毛的何平啊。

    但何平这傻叉也是绝。

    “肖哥,你昨天可太帅了,咱三班就需要你这样有担当的兄弟。”

    肖非凡刚到操场,他就主动凑了过来,一副狗腿子的模样,仿佛两人先前的矛盾不存在:“其实我早都看林宏和邵琛不爽了,可我没那个本事反抗啊。”

    行吧,感情何平之前能巴结上林宏,跟楼长混也是有道理的。

    毕竟‘能屈能伸’啊。

    肖非凡对他咧嘴一笑:“滚一边去。”

    三班男生一阵哄笑着看热闹。

    何平笑嘻嘻的说道:“好嘞。”

    “……”

    廖泊远看的都有些咂舌:“这傻叉,脸皮可真他妈厚啊。”

    “老肖带着咱班男生杠赢了邵琛,何平靠山没了,肯定得服软。”

    周恪倒是看的透彻:“你看他贱不嗖嗖那叼样,大家都知道他什么德行,所以反而没人真跟他计较,要不然这比早他妈被干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

    下午踢正步的时候,辅导员陈朝阳来了。

    何平看到老陈,立刻炸呼呼上去打招呼:“这大热天的,陈老师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找肖哥的对吧?”

    陈朝阳被他整的有点懵,但还是点了点头。

    何平殷勤的负责传话:“肖哥,陈老师找你。”

    但距离这么近,他俩的对话众人听的一清二楚,哪里需要传话。

    肖非凡懒得搭理何平,笑着跟陈朝阳打招呼:“陈老师,你找我。”

    “嗯,有点事儿,你跟我来一趟。”

    陈朝阳和教官聊了几句,然后带走了肖非凡。

    廖泊远有些羡慕,这大热天的踢正步贼他妈遭罪,但陈朝阳可没喊他,所以只能咬牙继续熬着。

    肖非凡和陈朝阳并排走出操场。

    “昨天那事儿,我听邢楠说了,你做的不错。”

    老陈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不过也别太过火,院里的学生会主席今年估计会退,团委那边的意思是让邵琛顶上去,所以后面没必要再跟他起冲突。”

    怪不得邵琛敢这么豪横,原来后台关系还挺硬。

    肖非凡点了点头:“行,我心里有数。”

    “今天找你呢,是为了晚上的新生发言代表选拔会,咱们计算机系今年拿到了新生代表发言的名额,院里挺重视的,因为到时候可能会有重要领导要来。”

    陈朝阳解释道:“除了你之外,大概还有七八个候选人,今晚院里统一把你们聚起来见见,确定最后的发言人选。”

    这里面的门道还挺深。

    肖非凡‘奥’了一声,疑惑道:“可这会儿才下午,不是晚上才开始选人吗?”

    老陈瞥了他一眼,接着丢过来一串钥匙:“你可以先去我办公室里准备准备。”

    哇,够意思。

    这所谓的‘准备准备’,无非就是给肖非凡一个偷懒的借口。

    毕竟大热天的,谁想站太阳底下踢正步啊。

    肖非凡嘿笑道:“保证完成任务,多谢陈老师。”

    陈朝阳的办公室,跟计算系院大会议室距离很近,肖非凡去了以后打开空调,美美的睡了一觉。

    结果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他醒了以后,抹了把脸就急匆匆朝着大会议室走去。

    好在里面人还挺多的,他从后门猫着腰悄悄走进去,也没人注意到。

    肖非凡找位置坐下,鼻尖闻到一股清爽的香味儿。

    他下意识转过身,就见旁边坐着一个穿军训服的女生。

    宽大款式的大众军训服,愣是被她穿的高级起来,束腰那里纤细的惊人,仿佛一只手都能握住。

    似乎是注意到了肖非凡的打量,那女孩往这边看了一眼。

    几缕柔顺的碎发从她的军训帽里调皮的跳出来,散乱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前。

    那张脸又白又嫩,五官更是漂亮的没有一点瑕疵,贼他妈‘哇塞’那种。

    瞧见旁边悄无声息的多了个人,女孩儿微微一愣,然后惊叹道:“同学,这么重要的场合你都能迟到啊。”

    嗯,声音也清清脆脆的,带着一股子灵动劲儿。

    “我不是迟到,其实我提前一个小时就已经来了。只是这次新生发言太重要,我要做好充足准备。所以我又走出学院,从图书馆,到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用脚步丈量了商大校园每一个角落,去感受这个学校的文化底蕴。”

    肖非凡微笑道:“有时候走出去,远远比坐在教室里更有用,所以我建议你也可以尝试一下。”

    女孩儿歪起头看向他,漂亮的脸蛋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商大总面积48oo亩,换算下来有32o万平方米,约等同于5oo个足球场。就算你只是单纯的绕着商大走一圈,也得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片刻后,她说道:“而且你说这话的时候,先把嘴角的口水,和眼睛里的眼屎擦一擦,或许会更让人信服。”

    “……”

    看你长得挺好看的,没想到是个杠精。

    肖非凡顿时对她兴趣全无,伸手抹掉嘴角的口水,面无表情的说道:“开会呢,别说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