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王随风上天给你机会 > 第四章,,陈福海赶走王达成
    陈福海赶走王达成,

    小丹说道:怪不得我一直在想不明白一件事,就是那天晚上流氓是怎么知道女生宿舍楼里只剩下我们宿舍里的三名女生,原来是有内奸啊!奥!对了!当时我看见你浑身都是血,你总共挨了他们几刀啊?

    王达成笑了一下说道:七八刀吧!不过好处一点是,当时都是划破了的伤口,不严重,要不然啊!高考都还要考不成呢!哎——!不过高考,对我来讲,考成跟考不成的结果都是一个样,只是我自己给了我自己一个心灵上的一点安慰而已!当时,我就知道,即使我考上了大学,我也上不成。

    小豪看见三姐在房间里给一个男生说话,说的很是贴切,不像是一般的关系,所以就没有进去,就返回到前院,陈福海问道:你三姐那?小豪回答说:我三姐正在给他的男朋友说话呢!

    大家听了互相看了看,陈福海惊异的问两个女儿道:这三女是什么时候谈上对象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小萍,大萍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啊!那谁都看不惯,谁都不放到眼里去,会看中谁啊?

    一伙人都跟着向后煤库走来,想看一看小丹看中的小伙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

    王达成望见煤库的入口处走进来一帮子人,就对小丹说道:你快点走吧!别给我惹麻烦了!小丹扭过头看见全家人都来了,就从平房里钻了出来,对站在外边的老张说道:你们几个都相互团结,互相帮忙,大家都是受苦人!

    老张笑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三小姐不多呆一会儿啊?小丹笑道:不耽误你们干活了,说着,神情淡然的向爸爸走过去,对爸爸说道:爸爸!给王达成的工种调整一下,在前边院子里给王达成找一点活干!

    陈福海说道:前院里有什么活干那?谁是叫王达成那?

    小丹望着她老爸,脸上露出了一种不服气的神态,陈福海看见女儿的这幅模样,立即就软了下来,把脸上的颜色立即换了过来,只听女儿小丹生气地喊道:将来有一天你躺在床上了,不能动了,是我跟王达成守护在你的床前,在伺候你呢!跟别人家,跟这些人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些人会躲得远远的,你如果不相信你女儿的话,你就继续往下走吧!你总有后悔的那一天的,现在除了你的女儿给你这样说。其余人都在骗着花你的钱,不会有人说你的!你爱调不调!人家也不稀罕你来调!你就把你现在的钱,都给了这些跟你将来,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去花吧!看将来谁会对你好!说完,然后对姑父跟舅舅说道:你们敢小看王达成就是在小看我陈小丹!你们敢欺负王达成就是在欺负我陈小丹,如果连我陈小丹的未婚夫都在这里站不住脚跟,还有谁能在这里站得住脚跟那?你们就看着办吧!我就不服气了,我就制不住你们这一群王八蛋了!我非要把这个厂子收回到我的名下,我来管理不可!说完气狠狠的样子,就扭转身走了!

    陈福海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就气呼呼地回转身也向前院里走来,看见小丹从大门口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就回身对几个外甥内侄说道:你们几个能不能给三女开一下车,问她去哪里吗?你们这么就连这点心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没有那?

    接个年轻孩子听了,都急忙乱作一团,最后是振江跑得快,把车开了出来,在路上追上小丹,问道:三女姐啊!你去哪里啊,我送你去!小丹说道:到城里去!

    振江也不敢多问,就开着车把小丹送到城里,小丹给王达成买了一件衬衫一条裤子,一件外套,一身内衣内裤,两个裤头,一部手机,再到营业厅里给办了手机卡,充了五百元的手机费,装在手机上,出来在书店里给王达成买了几本《读者》,《当代》,《商界》再买了一个鲜红的吊穗,另外就是买了一些泡面,零食水果,提了满满三大袋子回来,放在王达成的床上,把吊穗系在王达成的铁笛子上,然后在后边的上料架子上给王达成打了一个招呼,直接就回学校去了。

    下午,老张是沙河村的村长,看见王达成,就笑着说道:小兄弟,今后多照顾点老哥我啊!王达成说道:老张叔啊!你这是取笑我吧!

    老张笑道:刚才前院那五六个年轻娃把你的铺盖都搬前去了,在前边二楼上给你单独安排了一个套间房子,里边还有沙发,茶几,办公桌,应有尽有,你已经升官了!

    王达成笑道:老张叔啊!我觉得吧!还是我们几个待在一起心里踏实,互相没有心机,开个玩笑,大家哈哈一笑,什么事情都没有,跟他们在一起就不一样了,说话走路都要处处小心,您说是不是啊!

    老张笑道:哎——!我们都是受苦人,没有脑子的一种人,只要把苦力给出了,就行,没有任何心事,就是一个简单两个字!哈哈哈——!

    两个人边说着话边干着活。

    前边院子里,陈福海看着王达成的衣物,和书籍,和那把铁笛子,心里在想,这个年轻娃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比身边的这一些只认识啤酒的外甥,侄子,内侄都要强很多倍呢!最起码是一个懂得学习的人,是一个准备将来干大事情的人。

    赵强拿起铁笛子说道:这把铁笛子好重啊!

    振江问道;你会吹吗?

    孙元抢过来在振江屁股上戳了一下。

    赵强说道:人家那是笛子,是对在嘴上吹呢,你在屁股上磨蹭什么呀!

    陈鹏从孙元手里抢过铁笛子在手里抡了两圈子,笑着说道:用来打人是一件好家伙!

    小萍跟大萍两个人帮忙把被褥铺整齐把所有的书都摆放在桌子上,小萍翻开其中一本线装页面发黄的古书《点穴》书籍看了看,见上边都是人体图形和穴位的位置,就说到:人家这两个人还是真般配,一个是学医学的,一个是研究医学的,呵呵呵——!

    大萍接过书看了看,说道:都不要乱翻动人家的东西,有的人很是忌讳别人翻动自己的东西的,三女的脾气古怪,说不定搞的这个对象也是脾气古怪,不要招惹人家不高兴!

    陈福海看着这些东西,心里在想着,还指望这个三女儿能找一个有势力的人家,将来好有个依靠,谁知道这个丫头,提前自己给自己搞下了,哎——!这个女娃子从小脾气就倔强,此从上了初中以后,自己就管控不住了,任何事情都得顺着她的想法来,稍微有点儿不如她得意,这丫头就会跟你闹腾的不得安宁,但是这丫头有一点好处,就是从小到大从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乱花一分钱,人家凭自己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里给自己赢得了连续三年的奖学金,从来不买新衣服,身上穿的都是两个姐姐穿过的衣服,就是一点叫人受不了,就是爱干净,天天洗衣服,洗被罩洗床单,地上拖得是一干二净,进门是人人都得换拖鞋,只要她回来,家里人人人自危,东西放的不是地方她也骂,吃饭不洗手她也骂,饭桌上太随意了她也骂!随意半躺在沙发上,把沙发垫子,铺巾弄乱了她也骂,整个一个家庭就是她在主宰着,别人沾不上边。哎——!不过这样也好,他自己给自己找的对象,今后生活的好与赖,是他自己的事情,怪不得别人,如果自己给她定一家婚姻,照着她的脾气,不出三个月就吹灯散伙了!

    陈福海长叹一声,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振江赶紧个泡了一壶茶,放在舅舅的面前,陈福海问道:那个,那个,叫一下那个娃过来嘛!过来我给他安排一下活,也好问一问他的一些实际情况嘛!

    小丹的舅舅孙正东到后煤库里来找王达成,见王达成满脸黑乎乎的,只露着上下两排白牙,心里在想,这个三女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地位跟她悬殊的青年呢?她一个医科大学生,将来毕业以后,就是一个医生,而这个小伙子一无所有,两个家庭怎么会搭配在一起那!如果是我家的芳芳,我打死都不会让她嫁给这样的年轻娃!

    王达成——!你过来!

    王达成听见喊叫声,回过头来一看,见是孙厂长在叫他,他放下手里的铁锨,走了过来问道:孙厂长!您叫我啊?

    孙正东看着王达成说道:你个三女是同学啊?王达成道:那个三女啊?我不认识啊?孙正东说道:就是陈小丹!王达成笑道:是!,你们两个再谈恋爱,搞对象啊?

    王达成说道:没有啊!我们两个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没有谈恋爱搞对象,你们搞错了!

    孙正东看着王达成的模样,心里在想,就让他这幅模样去见姐夫,看看姐夫心里怎么想,如果是我啊!我就立刻叫人把他狠狠打一顿,让他滚出厂里去,敢勾引我女儿,就是找死!

    孙正东把王达成带到姐夫陈福海的面前,陈福海看见王达成这幅模样,就一肚子无名火冲了上来,就对着王达成问道:你是跟我三女是同学啊?王达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是!

    陈福海问道:你在跟我三女搞对象啊?

    王达成回答:没有!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你们不要误会了!

    陈福海看着王达成想了一会儿,对王大成说道:你去洗个澡,把你的东西拿走,我这里不需要你了,然后对妹夫说道:给他返两千块钱,送他走!

    大萍一看是这种结果,吓得也不敢说话了,她知道妹妹的脾气,妹妹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别人是阻挡不住的,妹妹既然敢当众宣称王达成是她的未婚夫,那么在她的心里就早已经决定了这一生是要嫁给他的,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爸爸今天这样做,是跟妹妹结下了千古仇怨,这一生恐怕是无法化解了!自己也不敢再依靠这个家庭了,这个家庭将要因为妹妹跟爸爸的仇怨而走向覆没,这是他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以一个案例,没想到这个案例在自己的家庭里开始上演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