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王随风上天给你机会 > 第十六章,王达成车队闯甘肃 .
    王达成车队闯甘肃

    过了天水,车队长问王达成走近路?还是走远路,?近路偏僻有山峦,山丘,道路回旋,远路道路通畅,平坦!能相差三个多小时!

    王达成很果断的说道:走远路,明天中午到兰州,跟明天早上到兰州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时候一轮夕阳铺洒在山峦中,给人一种苍凉凉的感觉。

    王达成看着塞外风景,心里暗暗的祈祷着这一次的押运能平平安安的到达西宁,顺顺利利的把货物交接了,把回执单拿到手,就可以回去了!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车队在山路上缓慢的行驶着。这条路实在是不好走,悬崖深沟,又是夜间行驶,所以车速很慢,这是好走的路都是这么艰难,如果那走近路又该如何啊!这当年西夏是怎么率军打进中原的,汉武帝又是怎么样把军队从这条路上派出去的!

    十一点钟的时候,王达成突然发现黑暗中,在前边路边的岔道上停着三辆农用车,旁边聚集着十几个人,也没有灯火,乔村刘山泉在前边发出危险信号,叫大家注意两边山坡,车队长同时也发出了紧急信号,叫大家车辆挨近点,不要停车,王达成发出了准备迎战的口令,嘱咐后边的蒲城张林要加紧防范,劫匪要对后边的车辆动手。防止他们往最后边的车底下扔障碍物,三哥马上到第十一号车顶上去!收到请回答!

    刘旺财立即回答道:收到!收到!

    刘旺财拿了铁饼,提了铁笛子,捂着手电筒,从仓铺里钻出来,几个飞跃,从八号车顶飞到九号车的机箱顶上,一个点纵飞到车顶上,再从车顶上跑过去,飞到十号车机箱顶上,再从机箱顶飞到后边的车顶上,看见三个劫匪已经上了十一号车顶了,刘旺财抡起胳膊,一连打出三只铁饼,把十一号车顶上的三个匪徒都打下车顶去,三米多高的大货车,只有被打得掉下车顶去,就失去了战斗力,非死即残,刘旺财赶到十一号车顶,看见十二号车顶上也爬上来三个,他又一次打出去三只铁饼,把三个匪徒打下车顶,他飞到第十二号车顶上,见十三号车顶上站着五个匪徒,跟蒲城张林在打斗,刘旺财心里奇怪道:怎么不见了王达成呢?王达成去了哪里呀?刘旺财担心铁饼打出去会误伤了张林,急得没有办法,突然听见身后风声响动,刘旺财回过身来,只见是王达成飞了过来,对他喊道:到十一号车上去!然后对着十三号的车顶的张林喊道:二哥趴下!

    蒲城张林使用他的攒拳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五个匪徒打得近不得身。当听到王达成喊叫让他趴下的时候,他就势一滚,把一个匪徒蹬得飞了起来,落下车去,王达成看见张林侧身到下,他挥臂一甩,三片方瓷砖就飞了出去,同时刘旺财的两片铁饼也打了过来,顷刻间就把四个匪徒齐刷刷的打下车顶去。

    刘旺财赶回十一号车顶,看见两个匪徒一个已经爬上了车,另外一个正在往上爬,他仆身上去,把正在往上爬的那个匪徒,用铁笛子戳在脸上,戳下车顶,就地一滚一脚踢向匪徒的裆部,突然王达成打过来一片方瓷砖,正中匪徒面门,匪徒仰面后倒,同时又挨了一脚,飞滚下车顶。刘旺财拿手电筒往前边照了一下,看见乔村刘山泉手里拿着一个六尺长的钢管,在九号车顶对付着六个匪徒,把六个歹徒都逼迫在车顶的边缘上,这六个匪徒手里都举着长刀,只听得王达成喊叫道:大哥趴下,刘旺财听见王达成的喊叫声,一下子就飞到十号车顶上,向九号车顶上打出了三只铁饼,同时听到耳边嗖!嗖!嗖!的飞过去了三片方瓷砖,把六个歹徒全部打下九号车顶。

    正在这时候,最后变得匪徒使用汽油瓶,点燃了往车上扔,蒲城张林一连接住了三个被点燃了的汽油瓶子,都反扔回去了有两个汽油瓶子没有接住,被摔在十二号的车顶上,立即着起火来,蒲城张林急忙提着水壶飞跃到十二号车儿顶上去扑火,王达成从十号车上飞身过来,越过十一号车,在十二号车的车机顶上点了一下,就落在了张林身边,扬起手臂,三片方瓷砖飞出去,把刚刚爬上十三号车顶的三个匪徒全部打下车顶。这时,备用司机也上来了,拿起水枪帮忙把火苗扑灭,这时,车队已经走出去了四五里地,离开了匪徒的伏击圈,王达成回到了八号车顶上,刘旺财也回到自己的五号车顶上,然后使用手电检查车队两旁,蒲城张林检查十三号车的后边是否安全,车队依然是毫不减速的向前行驶着,转眼间就走出去了五六里地。

    王达成看了一下时间,见已经凌晨一点了,然后再对讲机里叫大家提高警惕,不要松懈。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车队长在对讲机里喊道:前边有三辆大货车抛锚了,需要帮助,我们停还是不停啊?王达成立即回答道:不能停车,车队车与车之间的距离靠近点,冲过去!这是假的,然后呼叫大家准备迎敌!

    车队长在对讲机里呼叫所有的车辆都把大灯打开,不许停车,不许减速,车距靠近。同时灭大灯三下,同时鸣笛三下!

    前边拦路的车辆,还以为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遇上了军用车队,吓得立即向两边山沟里逃走了!

    车队长喊道:果然是假的,差一点上当了!

    刘旺财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二十分了,已经在路上马不停蹄的走了二十四小时了。

    六点钟出了峡谷口,眼前一亮,看见了一条大川呈现在眼前,路上已经有了早起的人在忙碌着,第一趟班车也迎面开过来,过了收费站,车队就行驶得越慢了,走走停停,等八点钟才进入市区,九点钟到了货运部,前三辆车是在兰州卸货,后十辆车是在西宁卸货,王达成在跟货运部交接完后,就开始卸货,然后带着大家押着剩下的十辆货车赶往西宁。这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大家出了兰州,上了公路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晚上十点钟才到了西宁,这里的货运部的人员很是麻痹懒散,推三托四的谁都不愿意担负责任,非得要等到老板的电话后,才愿意办理接收手续,意思是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给办理接交手续,十辆大货车停留在大路边上,晚上安全就是一大问题,这里就有一批专吃公路饭的人,在货车的四周转悠个不停,伺机着看看能不能捞点什么东西!四个人看护着十辆车,手电桶里也没有多少存留的电量,王达成一时间想不来合适的办法,这十辆大货车绝对不能在这路边过夜,因为这个时候,夜间的幽魂恶鬼都出来了,而且是越聚越多,万一他们聚集到一定的数量,有着百十来个人,一下子呼拥而上,把货物抢劫了,怎么办啊?

    万难之时,王达成只好给发货点的老板打电话求助,让发货老板给接收货物这边货运部的老板打电话,让他们的人立即接收货物。

    这时候,车队两边已经聚集了百十号人,开始涌动起来,就有几个带头的在人群里转悠着鼓纵着人群闹事。

    王达成那个看得清楚,在人群中走过去,就把那五六个人的穴位给点了,这五六个人站在那里,不会动弹了,突然倒在地上,晕了过去,人群一下子散开了一些,不敢再在车队旁边都留了。

    这样拖来推去的,等接交完后,就到了十二点钟了,围在四周的人群依然不肯散开,伺机着下手,卸完货后就是凌晨三点钟了。总算是平平安安的把货物给结交完毕,然而大家只顾了货物,却没有看护住货车,有四辆货车的油箱被撬开了,丢失了近一千升的汽油,六个司机被打,把车队长气得哭着骂道: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这里就是有我的丈母娘我都不愿意走这条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