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王随风上天给你机会 > 第二十三章,王达成雪夜保定接应李小凤,
    李小凤雪夜列车惹笑话。

    李小凤身如一股旋风一般,刚赶到火车站,对乘警说道:我要去石家庄!乘警说道:赶紧上车,到车上买票,这时就有一趟开往北京的列车停在站台上,今天就只有这最后一趟火车开往河北石家庄的列车了,她慌手慌脚的跑到窗口上买了车票,捡了票,上了车,火车就启动了,她一口气松了下来!然后寻找座位,坐了下来,只见车上的人也不多,这春运期间,一般是南下的人多,北上的人少,李小凤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开始安静下来,询问服务员,这趟列车几点能到达石家庄?服务员回答凌晨一点四十分到达石家庄站!

    李小凤对服务员说道:到了石家庄请告诉我一声!服务员说道:你自己也小心点,别睡得太死,小心丢失东西!

    李小凤心里想,自己什么都没有带,就是身上穿的这件呢子大衣小偷还会把自己大衣给偷了去不成啊!所以就没有当成一回事,躺下来闭目养神。

    李小凤把身上的大衣往紧的一裹,就开始闭目养神,当心情安静下来以后,就不由得后悔道:自己为什么不问一问这辆通往北京的列车,路过顺平吗,或者是离顺平最近的是哪个站,自己再在车上给他们补一张票不就省事多了吗!

    想到这里,李小凤站起来,找到了列车上的服务员,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服务员说道:那你就在保定下车,再从保定打车去顺平,估计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具体不知道有多远,但是总很近。

    李小凤听了,就说道:那好吧!我就补一张到保定的车票。

    王达成跟孙小芳刚刚吃完了火锅,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小凤就打来电话,说她已经上了火车,估计凌晨三点左右到达保定,早上九点左右就到了顺平了,王大成说道:你真是雷厉风行啊!我在保定接你。

    孙小芳看着王达成接打电话的忙碌样子,想着刚才自己的表现,真是悔恨交加,对自己刚才在餐厅里的行为更是懊悔不已。自己怎么连一个菜单都点不了呢!点了六个菜,连一个热菜都没有!如果自己点一个火锅多体面呐!

    王达成从房间里出来,来找服务员,对服务员说道:凌晨两点多,我想到保定去接一个人,能不能帮忙雇一个司机呀?

    服务员笑道:没问题呀,是几点的火车,车次是多少?

    王达成就把车次说了一下,服务员就给前台打了一个电话,给王达成安排了一个保安,时间定在凌晨一点,开始从顺平开车走保定,两点多一点就到了保定了!

    王达成躺下来,就接到了小丹的地话,说她坐得是十点四十的列车到石家庄,王达成说道:那你就直接坐到保定,到时候,我们在保定接你,小丹听了,就说到:那好吧!明天估计十一点多钟才能到达保定,王达成说道:明天我们就再在顺平住一晚上,后天再开始往回走,两个人谈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王达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躺下来闭目养神,孙小芳在里间里边也没有出来打扰。各自睡各自的,刚才的热

    (本章未完,请翻页)

    烈犹如一场梦一般,一去不复返。

    小凤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心里感觉到很是不安,不过艺高人胆大,任何动物都是一样的,当她感觉到身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他的时候,他就坦然的多了。

    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和一个中年妇女,另外还有两个中年男子,都是河北人,一看就知道是农民工,她觉得座位太挤了,就到旁边的空座位上坐下来,对面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旁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样子是一个文化人,干的也许是不受苦的活,不停地打量着小凤,问小凤道:你身上的大衣多少钱买的?

    小凤说道:不知道!小凤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不知道,因为这件大衣是王达成买的,他哪里知道多少钱那?

    那青年笑道:你的衣服怎么会不知道多少钱买的呢?

    小凤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老公给我买的,我怎么知道它值多少钱哪?

    斜对面的座位上的一个女的穿的很时尚,就凑过来说道:这件大衣最少在两千元以上,这件大衣的领子很值钱,单单是这件领子就值八九百元,再开这件大衣的柔软度跟下垂度,还有里边的毛绒平整柔软,就知道不是一般普通的衣服,你丈夫是一个大老板吧?

    那身边的青年笑道:丈夫是大老板,她脚上还穿的是脏兮兮的军用棉鞋啊?还穿脏兮兮的黑皮裤子啊?里边还穿军用棉袄啊?发型也是一把辫子蓬乱乱的呀?

    身边的几个人都笑了。

    小凤也笑了,笑自己走得太匆忙了,连脸都没有来得及洗一下,浑身还散发着鸡屎的臭味。

    那年轻人问小凤道:你身上一股子鸡粪的味道,你是养鸡呢,还是杀鸡呢?

    小凤笑道:养鸡的!突然小丹给她打来了电话,问她到了哪里了,小凤直起身来,望了望车窗外,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了!不管怎么跑都出不了鸡胸部!列车员说凌晨一点五十分到达保定,你坐的是几点钟的车呀?小丹说道:我做的是十点四十的列车,小凤看了一下时间是八点四十,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小凤笑道:你还有足够的时间打扮一下你自己,你知道我穿的是什么吗?小丹问道你穿的是什么呀?小凤笑道:今天下午我正好带着工人清理了两个鸡舍,我脚上穿的是翻毛子军用皮鞋,腿上穿的是黑皮裤子,上衣是一件军用棉袄,头发还很脏很乱,脸也很脏,浑身还散发着浓浓的鸡屎的味道,但是却穿了一件达成给我们两个人各自买的那件崭新的獭绒里子的呢子大衣,小丹在电话里咯咯咯的大笑着,对小凤说道:你会吓死人的!别人会把你当做是疯子的!咯咯咯!

    小凤说道:我还是把这件大衣给脱下来,找一个袋子装起来,提在手里,别把它给弄脏了!染上了鸡屎的臭味就不好清理了!等到了保定洗了澡换了新衣服再穿!

    小丹在电话里听了咯咯咯的笑着。

    那旁边的女孩子说道我给你一个袋子,你把大衣脱下来装在里边提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么值钱的大衣,你真的别给人家染上了鸡屎的味道,没有办法清洗,就把人家给糟蹋了!很可惜的!

    小凤真的把大衣给脱了下来,卷起来装在袋子里,抱在怀里睡觉去了。

    王达成睡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那个保安在叫唤,他看了一下时间,是十二点四十,他下了床,把衣服穿好,在里间里,看了一下孙小芳,发现孙小芳睡的很香酣,然后出来把门给关锁好,然后跟着保安出来,把车钥匙递给保安,两个人上了车,开始往顺平赶来,路上一边走着,一边跟小凤联系着。一会儿工夫就到了顺平。

    小凤第一次出远门,还是一个人,一路上心都在嗓眼子上提着,到了石家庄的时候,她就开始紧张起来,不停地询问身边的人是否快到了保定,在电话里也在不停地跟王达成在通着话。

    小凤终于听到了列车员喊叫她,说你该下车了,保定到了,好不容易到了保定,下了火车,跟着人流,傻乎乎的出了检票口,刚走出站口,就看见王达成向她跑过来,抱住她,把脸贴在她的脸上,问道:冷不冷啊?饿不饿呀!小凤笑道:不冷,而是有点饿!我们今晚就住在保定,明天中午小丹到了,我们在一块儿回顺平去,你觉得怎么样?

    王达成说道:半夜里酒店不好找,我们还是回顺平去,明天再过来,就当我们在玩呢!这里距离顺平不是很远,一会儿就到了!一边说着一边在旁边的夜市摊点上给小凤卖了一碗羊汤,一个排骨砂锅,一个烧饼,又把司机喊叫过来都一起吃,又报了两晚羊汤,拿了三个烧饼。

    王达成问道:你袋子里提的是什么呀?你怎么不穿大衣呢?小凤说道:大衣在袋子里,你给我买的大衣穿在身上太热了,所以我脱下来提在手里了,王达成看着小凤的模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然后叫小凤赶紧吃,别着凉了,就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小凤披上,小凤事怎么都不肯披达成的大衣,直说她不冷。

    河北的羊汤很是实惠,又是后半夜,天气很是寒冷,吃饭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老板也很大方,三个人吃的饱饱的才开始启程。

    王达成抱着小凤的肩膀,来到车旁,让小凤坐在前边,他坐在后边。然后叫保安开车回顺平。

    两个人回到顺平已经是三点多了,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四点了,小凤去洗澡,王达成又给小丹打电话,两个人通了一会儿电话,王达成说道:我要睡觉了,你跟小凤俩个人折腾了我一夜没有睡成觉。

    小丹咯咯咯的笑道:你就幸福吧!同时有两个女孩子再烦你,你还不幸福呀?

    王达成笑道:你们就是有点疯,有点好玩!

    小凤多日不见王达成,今天见到王大成,犹如六月的干柴,只是跟王达成一接触,就一发不可收拾,抱着王大成尽情的享受着青春的幸福和快乐,期望王达成能把自己给压扁揉碎!王达成也是见到李小凤兴趣高涨,抱着李小凤翻来覆去的揉搓着,挤压着,两个人相互融为一体,相互努力着,把小凤搞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息,不由得发出了娇柔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