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上天给你机会王随风 > 第十一章,三角镇杨文娟离间姜桂芝。
    杨文娟离间姜桂枝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大萍挤出了办公室,回到宿舍,把铺盖东西收拾了一下,背着出来,把铺盖背包放在厂门外边对面的花栏台阶上,然后给姜桂芝打电话,姜桂芝问道:你们两个把服装试样设计出来了?

    杨文娟说道:我面设计出来了,但是我们也被牛逢春和袁梅英他们一伙人给赶出来了,被他们开除了,他们说我们两个不听他们的话,没有跟他们站到一个队列里,我们两个人站错了队列了。我们知道,您一个人斗不过他们一伙人,所以我们两个就不跟你添麻烦了,我们走啦!您请我们吃的那碗馄饨,我们日后会还给您的!姜阿姨!您多保重!您注意安全,阿姨!再见!

    杨文娟关了手机,然后背着背包,扛了铺盖,大萍也背了背包,扛了铺盖,离开了服装厂,来到被褥厂门口,问门卫道:大叔啊!这里还招收女工吗?

    门卫说道:收呢!你们先进来,先等一下,我给你们通知经理来见你们!两个人听了,就站在院子里等着,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杨文娟说道:我们是刚刚从服装厂出来的!

    老板问道:为什么不在服装厂干了,?

    杨文娟说道:我们是被服装厂开除的!

    老板问道:你们为什么被服装厂给开除了?杨文娟说道:服装厂里闹帮派,姜桂枝阿姨一个人是一派,牛逢春他们一伙人是一派,我们是听从姜阿姨的话,可是姜阿姨不在厂子里,所以他们就把我们两个人给开除了!

    那老板听了疑惑道:哪有这种事情啊?你们就在这里等着,让我问一问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

    那老板然后一边说着话,一边给姜桂枝打电话,问道:姐啊!你在哪里啊?手机里姜桂枝说道:我在县里开会刚结束,正在往回走,那老板那说到:你们厂里有两个女孩子来到我这里找工作,说他们两个听了你的话,被牛逢春他们一伙人给开除了!姐啊!这个牛逢春他们一伙人想干什么呀?要不!他们把厂子接手了,你退出来,这总行吧!你别跟他们斗了,你一个人斗不过他们一伙人,你干脆把厂子给了他们就算了,不要再跟他们一伙人淘气了!姐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啊!你就过来安安心心的帮弟弟我把这个被褥厂搞得好一点,我们姐弟俩怎么说也是亲姐弟啊!咱跟牛逢春这家伙只是姑表弟关系啊!再说啦!这个牛逢春也不厚道啊!他连咱姑姑姑父都不赡养的那么混蛋的一个人,它能对外人怎么样那!再加上一个没脑子的袁梅英,哎呀!那真是白骨精遇上了牛魔王,有搭配上赵大千,跟一个史文苑,两个人是男不像男的样,女不像是女的样,真是妖魔鬼怪聚到一个窝里了,姐啊!你想一想,把厂子让给他们就算啦,别跟他们斗气啦!到弟弟这里来,帮助弟弟挣点钱,咱姐弟两花着也开心一些,你说,是不是啊!姐姐!

    大萍惊讶的对杨文娟小声说道:原来这被褥厂的老板给正面的董事长是亲姐弟关系啊?杨文娟小声说道:要不是他们是亲姐弟关系,我还不来这里呢!接下来你看我用什么办法来收拾他们这几个没脑子的坏蛋!

    下午三点多,姜桂枝回到被褥厂,见到了大萍跟杨文娟,问具体情况,大萍就把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再把他们一伙人的平时对员工的态度也讲述了一遍,最后大萍汇报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叫姜桂枝根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牛逢春跟袁梅英联合伪造入库跟出库的数据,以及多报损料数据,把他们的偷盗厂里的成品衣服不料,平摊到大伙的头上,厂子里的入库数据跟库存实际数据,相差很大,估计都在十几万以上,这只是我知道次数的做的最保守估算,还有赵大千跟史文苑,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会设计服装,他们都是在网上寻找别的服装试样照抄,,没有任何新意,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创新,没有立足之地。

    杨文娟对姜桂枝讲道:只要您不在厂子里,牛逢春就称王称霸,调戏女员工,把女员工叫到他的办公室里任由他摆布,不服从就开除!

    姜桂枝听了,十分生气道: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有几位有前途的员工怎么中途离开了,原来是有原因的!这就是我的包容和慈爱结出来的结果啊!

    第二天早上,姜桂芝回到服装厂,把有关债务人员都叫到厂子里,立即召开全员大会,在大会上问表弟牛逢春道:今天是你们几个走呢,还是让我走?马上做决断!

    牛逢春没有想到表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由得感到后怕,就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啊!怎么回事啊?弟弟我一直听您的话啊?

    姜桂枝生气得说道:少来这一套!我不在,你就敢随便开除我的员工,这就是你听我的话,所做的事情呀?既然你们几个都有心思坐厂长的位子,我就把厂子让给你们,你牛逢春就来接管吧!现在厂子里没有任何债务,还有三百多万的布料,你们接受以后就可以直接开始联系业务,订货操作运行,也算是我这个做表姐的给你这个表弟留下一分基业,你自己去干吧!你在这些合约上签个字,更换一下法人权,这个服装厂今后就是你的产业了,你就是这个服装厂的真正老板了。

    牛逢春又惊又喜,激动地说道:表姐啊!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表弟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啊!然后扑上来,立即把所有的合约手续得给当场办理完毕,抱在怀里,跟在场的有关债务关系的人员握手致意。

    姜桂枝下了讲台,向大门口走去,所有的员工呼啦啦的一下子跟着姜桂枝身后拥了出去。

    厂房租赁金已经使用完了,需要重新缴纳租赁金和押金,水电费也需要重新缴纳,各大商场里的柜台租赁期已经到期了,需要重新缴纳租赁金,银行里虽然没有欠款,但是也没有任何余额可使用,牛逢春让袁梅英,赵大千,史文苑,每人拿出五十万入股,在银行里以厂子的名义抵押贷款三百万,银行里说道:厂子是乡镇的产业,你们只是租赁方,没有抵押权利,只有拿你们自己的房产抵押贷款!

    袁梅英没有五十万,就投了三十万,这是这几年自己跟着大姨干下来的所有积蓄。

    牛逢春把自己家里的房产拿到银行里只抵押了一百三十万,等他把这些头疼的事情办完以后,已经是下午日落西山,晚风习习的时候了,他肚子饿得咕咕叫,就吆呼着袁梅英,赵大千,史文苑说要出去吃饭,等出了办公室,来到大院子里,看见大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四个人急忙在楼上楼下巡视了一遍,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所有的员工都走的一干二净,就连看大门的两个保安也都走了,袁梅英急忙给两位班组长打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两位班组长在电话了说道:我只管我自己,别人我管不了,我不想跟你们在一起干,我要跟着姜总干,姜总在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边重新办了一座服装厂,大家都在这里跟着姜总干。

    牛逢春生气地喊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重新招聘工人,花钱还雇不到工人啊!我们先去吃饭,明天就到四周招聘工人!

    四个人信心满满的来到酒店里,点了十二个菜,花了六百多元,吃完饭以后,四个人互相等待着,看谁来付账,等了好一阵子,牛逢春熬不过三个人,就唉声叹气的把饭钱付了,出了门,开车而去,把三个人扔在了饭店门口。

    袁梅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今天投入的三十万元估计是要打水漂了,当晚回到厂子里,就把布料私自转移走了一部分,以防万一。

    厂子里没有看门的人了,她自己一个人也不敢在厂子里住,就打电话叫牛逢春来厂子里来看门,牛逢春在电话里生气的说道:你是厂长那还是我是厂长那?叫赵大千跟史文苑两个人到厂子里看门。

    袁梅英打电话叫赵大千来厂子里来看门,赵大千说道:今晚你先看着,明天再说,我喝多了,来不了了。

    袁梅英没有办法,就把铺盖搬到门房里,自己大着胆子,在门房里睡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牛逢春来到厂子里很是生气的对他们三个人发脾气道: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啊?晚上都不在厂子里看门守候,就各自跑回家里去啦!你们这样做像话吗?赵大千,史文苑两个人说道:我们两个人各自投了五十万,袁梅英才投了三十万,她比我们都投入的少,他就应该多劳动,应该在厂子里看门守候。

    牛逢春其的喊叫道:你们三个今天都出去招聘员工去!

    赵大千,史文苑说道:我们在厂子里设计服装方案,袁梅英出去招聘员工!

    牛逢春对袁梅英喊道:今天赶紧想办法招聘员工去,越快越好!

    袁梅英听了,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要自己亲自来偿还,只好默默来忍受。

    一连十天,都没有招收到一名员工。

    一个月过去了,连保安都没有一个人来应聘。

    四个人彻底绝望了。

    袁梅英彻底绝望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按理讲,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可是这招兵旗子都摇晃得破碎了,嗓门子也被要喊哑了,怎么还是没有一个人来当兵吃粮那!这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呀?不到三百米远的被褥厂,大姨跟舅舅新开的服装厂人员是越来越多,足足有二三百人,而自己这边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连一个看门的人都找收不到,这原因出在什么地方啊?

    又过了二十天,两个月过去了,厂子里还是他们四个创始人,牛逢春发这脾气骂道:你们能干什么呀?两个月时间都过去啦,你们怎么连一个员工都招收不进来啊?这就是你们三个人的办事能力啊?

    赵大千,史文苑说道;我们只是负责搞服装设计,招收员工的任务是袁梅英的事情,跟我们两个人没有关系啊?招收不到员工是袁梅英的责任啊!也是公司里的广告做的不到位啊!你批评谁就点名批评谁,不能乱骂人啊?

    牛逢春骂道:我就乱骂人啦!怎么啦!没有本事就别干啦!别占着茅厕不拉屎!

    赵大千站起来说道:把我的八十万退还给我,我不干啦!

    牛逢春叫喊道:不干了!走人就行啦,要钱没有,当初入股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要不这样好不好啊?你们把我投入的三百三十万给我,我不干啦!行不行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