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上天给你机会王随风 > 第三十四章,王达成带领二娇参加师弟的婚礼
    王达成带领二娇参加师弟的婚礼。

    刘旺财对高处寒说道:我看了你的钢架搭建结构图,我觉的很好,既能节省时间,还很节约成本,特别是你的利用太阳能发电,那简直就是以绝啊!半圆形的拱形结构,很有一点宇宙空间的感觉啊!

    李小凤回到家里,看见小丹已经睡下了,王达成还在看高处寒的设计图,在做着建议补充,看见她回来了,就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李小凤说道:贾书记下来了,我在他们一伙人面前吹了一阵子牛!

    王达成说道:明天我们两个就去任同达的康健制药厂去上班,同时联络周朴园的京华制药厂,看看他们两家能不能合并成一家!

    李小凤笑道:你想得太天真了!京华能吃掉康健,人家干嘛要跟他合并那?我把红星镇的卫生所给接管了,今后发展为康健制药厂的的附属医院,这样我们就形成了一个经营链条。

    小丹转了一下身说道:你不想一想那需要多少资金啊?没有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能实现得了吗?

    小凤说道:先把旗子竖起来,锣鼓敲起来!再找投资人呀!现在好像不是资金的问题,现在是人才的问题!

    小丹又转了一下身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哪里招聘这方面的人才呢?

    王达成说道:先把台子搭起来,这个纸箱厂就成了一个小部门了关键是要扩建这个医院!设计这个未来的医院构想!小凤说道:你们两个人先去康健制药厂,先把康健制药厂刚给拿下来,然后再回来搭建医院!

    小凤被贾书记任命为乡镇副书记,兼村支书的职务,然后把乡卫生所归于小凤来管理,又给小凤申请到三千万的资金。

    红星镇的清水河给柳树湾村子形成了一个很大的乾坤大湾,小凤一狠心就把柳树湾的村民全部搬迁出来,合并到龙华公司开发的龙华小区里,正好能把柳河湾全体村民给安置迁移完,全村没有一户人家提出反对的赔偿意见和赔偿纠纷。

    临近四月的时候,王达成接到了孙小芳给她打来的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王达成说在亳州,王达成在电话里听到孙小芳的说话语气很坚决,不由得心中起了疑惑,就问道:你怎么啦?突然小丹打来了电话,王达成就对孙小芳说道:小丹有电话打过来了,你等一会儿,问小丹有什么事情!然后就把孙小芳的电话挂了,来接小丹的电话,小丹在电话里问道:在跟谁通电话呀!连我的电话都不接呀?

    万达成道:是孙小芳给我打过来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还没有说话呢,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小丹问道:你在哪里啊?

    王达成回答道:还在亳州。

    小丹道:你不是去了东北吗?又是什么时候到亳州的呀?

    王达成道:我三天前回到亳州,今天把药材定购好,打成包,我明天就回来,药厂这一段怎么样啊?

    小丹说道:我们刚研制出来三种药丸,经过临床千次实验,疗效很好,正在准备批量生产呢!你明天回来顺便去看一看小凤,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去小凤跟前了?

    王达成说道:哎呦!快一个月了吧!

    小丹笑道:我真的很担心有一天小凤把你做了木乃伊放在身边时时的观看者!好啦!不跟你说来!快点把药材定好,发回来,在小凤哪里住几天就回来,我也需要拥抱一下!

    王达成说道:好的!亲爱的!我爱你!

    小丹叫喊道:爱我就不要跑出去就等不到你回来!你真是重利轻别离呀!警告你啊!别再跟孙小芳联系了!我讨厌她!

    王大成说道:人家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电话总不能不接人家的电话吧!好歹也是你的表姐妹呀!

    小丹说道:他跟你能有什么事情啊?她应该有事情给我打电话,不应该给你打电话呀?你说对不对啊?

    王达成道:对!但是人家就是给我打电话了!我总得接一下,问一问人家有什么事情!这都是常理啊!

    小丹说道:好啦!你别管啦!我问她有什么事情啊!

    小丹挂了电话,就给孙小芳打电话,问道:小芳!你有什么事情啊?

    小芳想了想,说道:我要结婚啦!你们回来不回来啊?小丹说道:我刚在人家康健制药厂开始工作,正在研制几种药丸,工作确实很忙,王达成给人家药厂做药材采购,也很忙,他同时还担任红星镇的工程投资设计,实在是脱不开身,我给你发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的红包,请你收下!

    小丹心里在暗暗的想,就是你跟王达成在燕山路上有任何的瓜葛,这个红包只要你收下,也都能一次性的买断!

    孙小芳迟疑了一下,还是把红包给收下来了,她满脸泪珠,还得对小丹说一声谢谢!

    孙小芳给任俊成打电话,相约在飞虹桥上见面。

    任俊成兴致勃勃的来到飞虹桥上,远远地看见孙小芳站在桥上,一头披肩发,一件乳白色的风衣,风采奕奕的站在桥上望着远方,好像有什么心事!

    任俊成走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到桥下去说话,这桥上风大,太凉!

    孙小芳长叹一声,跟着任俊成慢慢的走下桥,两个人漫步在河边的柳树下,孙小芳突然停下来,看着任俊成说道:我想求你帮个忙!

    任俊成望着孙小芳,苦笑道:我能帮你什么忙呀?要钱没钱,要人我就是这两下子!能够帮你什么呀?你不是在北京吗!怎么回来了?

    孙小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任俊成,说道:我们结婚!行不行啊?

    任俊成听了,打量了一下孙小芳就猜出了八九分,就笑道:天下男人死完了也轮不到我娶你呀?怎么回事呀?怀了谁的孩子啊?

    孙小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王达成的孩子!

    任俊成想了一下,说道:王达成是谁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呀?

    孙小芳说道:他是南庙村的人!

    任俊成道:他是叫王玉成!他不叫王达成!他跟我是初中同学!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他随后他上了高中,而我没有上高中!那小子有两下子真本事呐!一身武功在我们双塔县是没有对手的,他也是心意门的北坡头村的赵三步的亲传弟子啊!点穴推拿样样精通啊!你嫁给他不吃亏,比嫁给我要强多了!虽然他家里比较困难,那是暂时的!那小子在外边闯荡会有机会的!听说年前回来还开着一辆好车,在县城里都给他妈妈买了房子,不知道是真是假,不管怎么样,你就安安心心的嫁给他吧,你们在一起都有了孩子,说明你们两个人还是有感情的!

    孙小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了,可以说她现在已经结过婚了!

    任俊成看着孙小芳,问道:是他把你给骗了?

    孙小芳长长的叹息道:不是他在骗我,是我自己不检点,太轻率,稀里糊涂的跟他睡了一次,就怀上了孩子,现在都已经四个月大了,想引产都来不及了!

    任俊成笑道:没事!没事!也就是说:你是想现在先给我结婚,等孩子生出来以后,再跟我离婚,是吧?

    孙小芳看着任俊成,冷笑道:你以为我就那么的无聊吗?肚子里怀这个孩子,跟你结婚,然后再跟你离婚,再跟另外一个人结婚,我这一辈子疯啦!成了垃圾啦!人人可夫啊?

    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芳突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任俊成吓得急忙把孙小芳给搀扶起来,他知道孙家这几个人在双塔县不好惹,是属于无赖加不要脸的那种类型,所以任俊成急忙把孙小芳给扶起来,安慰道:没事!没事!只要你跟我结婚以后,不打算跟我离婚就行,就当做我抱养了别人的孩子,跟何况这还是你亲生的,又是我同门师兄弟的的孩子,都亲着呢!再说了!你这是属于下嫁给我了!我这属于高攀了!我还占便宜呢!但是!如果马下结婚,我从哪里给你家里搞这么多的彩礼去呀?你问过你爸妈了吗?需要多少彩礼啊?

    孙小芳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说道: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估计够彩礼钱了!下午我们去见我爸妈!

    孙正东看着任俊成,不屑一顾的问道:你是那个村子的?你父母是干什么的呀?

    任俊成说道:我是薛家滩的!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兄妹三个,我是老大,下边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都在上初中!家庭条件很糟糕!

    孙正东喊道:既然家庭条件很糟糕,还敢跟我小芳搞对象呀?你知道我孙家在双塔县是什么地位吗!在石榴市属于什么地位吗?我孙家是属于上流社会,你知道什么是属于上流社会吗?

    任俊成不等道孙正东再往下讲,就站起来对孙振东说道:叔叔!您别说了,我马上立刻,完马上就离开!然后回头孙小芳说道:你爸妈不同意,那我先走啦!随后我们再商量解决的办法!说完转身就出门而去,心里暗暗地骂道:你们孙家如果算作是上流社会,那地沟里的老鼠都能成仙了!说话不嫌恶心!

    孙小芳问爸爸道:您说,您要把我嫁给谁,你才满意啊?我听您的话!随便给我指一个,不管是抽白面得也好,游手好闲当流氓无赖的也好。你随便给我指一个,行不行啊?

    孙正东叫喊道:你着什么急啊?天下好条件多的是!干嘛要嫁给一个穷小子,跟着受罪啊?

    孙小芳生气地喊道:我愿意!我等不及啦!我再不出嫁我就会丢人呢!我就没脸见人!说完转身出去了。

    孙小芳再次找到了任俊成,对任俊成说道:那二十万,你给家里留下十万,我们俩领个结婚证,我们搬到桃花市去住,你在桃花市开一个小门市部,我应聘个绘画老师,也饿不死人!

    任俊成想了想,对孙小芳说道:你家里人总不会把我打一顿吧?我觉得你家里人,除了不讲理以外,其余的什么都讲!出了不要脸以外,什么都要!

    孙小芳看着任俊成说道:你多少拿出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姿态来,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投奔你的!你如果再不呵护我,就算是我对你看走了眼,我孙小芳死而无憾!

    任俊成笑道:只要你不再跟我离婚,不把我当作是一块过河的石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王玉成孩子,跟我还是同门师兄弟,我白捡了一个老婆,替我师兄抚养一个孩子,我又有何不可!走吧!到我家里去!先对着天地拜完堂,成了我任俊成光明正大的媳妇再说!我就不服气了,你孙家再有势力,就不忌讳南坡头的心意门赵三步!他敢到我的婚礼上来闹事,我就发一个江湖贴,就让江湖上所有的江湖人来对付他,让你们孙家人寸步难行!

    王达成接到任俊成的婚礼请帖,急急忙忙的从云南往回赶,打电话让小丹在红星镇等他,跟着一起回去,参见同门师弟任俊成的婚礼!

    孙正东对儿子孙元喊叫道:你给我叫几个人来,到薛家滩把那姓任的小子给我狠狠地打一顿!

    孙元是一个没脑子的人,当即就招集了十五六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在饭店里喝了一阵子酒,一起拥到了薛家滩来打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