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斗将行 > 第七十六章 宁战楚国,不对亲情
    等得到姜敏那边紧急传讯,言焦横被杀,孙奔虽然觉得有些可惜,可只能等鹿梧等人回停云院时,上来拦路报讯。

    依孙奔与姜敏两人事先商量,认为鹿梧此人年轻暴躁,定然要去杀入巡查营为焦横报仇。

    如此一来,这位金武大夫鹿将军便于楚国彻底撕破了脸,若是不想被大军围攻,便只能上船,回到吴国避难。

    而且就算那鹿梧能杀穿大军,也不可能在楚国大军围追堵截之下,一路逍遥旅游,最后还是得回到吴国。

    孙奔姜敏两人只要跟着他回到吴国,任务便算完成,两人保住性命。

    可是谁能想到,这位金武大夫鹿梧思路之清奇、脾性之暴躁,还远在孙奔姜敏二人估计之上。

    杀人的明明是楚国巡查营的丘八,你是怎么想到一人一马冲入南河城,去杀人家南河城主,楚国贤人区文毅的?

    冤有头债有主,这冤仇怎么也算不到区城主身上啊?

    现在孙奔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明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走近死局,可偏偏被那金武大夫指派来守卫几辆载满财物的马车——小命都要没了,还管什么财物?

    这可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问题是,现在人为财死的那个人是自己啊。

    若不是这位金武大夫武道通神,先天高手的锁魂之法对于兵家斗将来说只是雕虫小技,孙奔都想去马车上抓一把财物,自己浪迹天涯逃命去了。

    “哒哒哒——”

    熟悉的马蹄声响起,孙奔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这位大爷先回来,而不是楚军先围上来。

    “喏,这是区文毅与徐杨人头,正好用来当做焦师傅祭品,好好放在车上,到时候和焦师傅的遗体一并送回去,我去去就来!”

    鹿梧把区文毅和徐杨两颗人头丢了过去,拨转马头就要出发。

    “大人啊!”孙奔叫声如杜鹃啼血,有一种说不出的哀怨悲伤。

    本来守在停云院里就够危险了,如今又把这两颗人头放在这里,危险更增加十倍。

    “嗯?有事快说?”鹿梧不耐烦的说。

    “大人,此地已成险地,你把叶颖李禾两位小姐放在这里,若是被楚人拿了,两位小姐下场只怕惨不堪言!”孙奔急切的说道。

    原本在四处警戒的李家车队、鹿家家将等人,闻声从四面赶来,期望的看着鹿梧。

    只要还有脑子的人,就知道秋桐等人正面攻杀码头巡查营,鹿梧更是直接杀了南河城城主,与楚国已是彻底撕破了脸,如今大家处境危险之极。

    “那就同去!我先走一步,你们朝西走,在楚国水寨处汇合。”鹿梧扫吩咐一句,黑神便狂奔而去。

    ——————————————————

    在孙奔姜敏看来,鹿梧因为家将统领焦横被杀,就直接去杀南河城主,简直是不可理喻。

    但在鹿梧的角度,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首先,他是绝对不会现在回吴国的。

    自己私下娶了秋桐,回去定然要面对老爹和三位娘亲狂风暴雨一般的口水,说不定还要使用各种阴私手段让秋桐自行离开。

    这种破事,也许老爹鹿金河干不出来,但主母鹿常氏是绝对干的出来的。

    鹿梧并不希望为此事,与这一世的家人彻底决裂。

    与其面对老爹鹿金河与三位娘亲束手束脚,鹿梧觉得还是楚国更好对付一些。

    其次,他刚留书出走,结果转眼间就灰溜溜回去,靠吴国庇护——他鹿梧不要面子的吗?

    既然回到吴国这条看起来最容易的后路,实际上是走不通的,鹿梧也只能另想办法。

    这几日,鹿梧虽然没有刻意打听南河城一带政治生态,但单凭城郭集里众人对区城主的口碑,便知道此人在南河城一带极得人心,兵权财权一把抓,是绝对的军政核心。

    若是击杀此人,南河城能够整合起来的力量,削弱十倍不止。

    而且他让秋桐等人去巡查营杀人报复,是因为巡查营靠近江边,与楚国水寨距离较近,黑神速度快,可以杀了南河城主再赶过去。

    秋桐等人胯下战马虽然也算不错,但比起黑神来,速度差了不止一个等级以上不说,就连耐力也差得远。

    所以鹿梧多跑些路,让秋桐众女的战马少跑些路。

    ————————————————

    五匹战马列成人字形,互相之间距离一丈,杀入巡查营营地。

    巡查营原本是为了守卫码头而建立起来的军营,营房都是木头构造,如今巡查营一半人马在码头轮值,留在营地里的大约不到三百人。

    眼见秋桐一斧连斩了三人,郭鉿大惊,连忙喊道:“此人凶猛,弟兄们避进屋子,用弓弩招呼他们!”

    秋桐等人可不敢像鹿梧那么浪,她们的全身铠甲是有头盔的,以她们的身高,穿着这等重甲,几乎没人能分辨出她们性别。

    (真正的古代铠甲,可没有卡通动画里面那种到处露肉的女性版本,也不会特意设计凸出身材曲线的胸部。穿着这等铠甲,根本分不清男女。)

    巡查营士兵先是被秋桐等人杀入,产生一阵慌乱,然后发现只有五人,又有营正郭鉿指挥,顿时镇定下来,有人急忙转入木屋去取兵刃,也有人拿出弓箭准备射击。

    骑兵看着侵略如火,但那是在开阔平地上,这些人依托营房,还真不在乎区五名骑兵。

    “先杀此人!”秋桐单手握住斧柄,把凤凰钺朝郭鉿一指。

    “腾——”青竹拉弓放箭,一支羽箭直射而出。

    双方距离不到三十步,郭鉿本来未必能避开此箭,不过他在呼喊前已经选好的位置——正是一间营房门口。

    眼见有人开弓放箭,他只要往屋子里一缩,把门一关,什么箭也射不到他。

    “笃!”

    羽箭钉入木门,箭簇射穿一寸半厚的木门,距离郭鉿鼻梁不到三分。

    接着,外面马蹄如雷,直奔木屋而来。

    郭鉿连忙把身子一闪,躲在木墙后面。

    那箭都能射穿木门,若是自己还躲在门后,信不信那持斧猛将能把自己连门带人一并劈成两半?

    “层峦叠嶂十八斩——割判阴阳!”

    战马掠过木屋,凤凰钺上溢出一缕光芒,顺着战马奔跑之势一斧横切。

    木墙裂开处,一人被拦腰斩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