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在修仙世界无法修仙免费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武用厨道
    用光了这瓷瓶中的水,范仁觉着这小瓶的卖相还不错,就将其随手摆在了桌上。

      笃笃笃!

      还没等他拿起桌上的秘籍,宅门就响了起来。

      这次的敲门声声响不大,似拳指轻叩,三声之后就不再响了,想必应该是熟人。

      范仁打开宅门一看,果然是个熟人,来的正是早上刚见过的白景辉。

      “阿辉啊,进来坐吧。”

      “不了不了,范前辈,我爹说让我把这个给您送来,说是菊花酒,让您尝尝,您拿着,我一会还有活呢。”白景辉说着提了提手上的酒壶,就交给了范仁。

      “有心了啊,改日我请你爷俩好好吃上一顿去。”看着阿辉递过酒壶就要走的样子,范仁也没有强留,只是打算改日请这爷俩下一顿馆子,毕竟兜里有银子,说话底气也足。

      提着酒壶,走到院子中,范仁想了一下,索性回屋拿出了那本《探云蛟游手》来,就在院子中,一边喝酒,一边演武,岂不快哉。

      范仁取了个碗,拔了塞子,就倒了一碗这菊花酒出来。

      观其色泽清澈透明,初尝一口只觉得清凉甜美,很是舒爽。

      他心中大敢豪迈之情,将这一碗菊花酒一饮而尽,酣畅淋漓,却忘了他酒量一直不怎么好的事实。

      这一碗酒下去,就已经满面微红,身形摇晃而不自知。

      又倒一碗于桌上,范仁随手就翻开了那本《探云蛟游手》,匆匆一眼撇过上面的字,将那页人物动作记载了心头,便站在院中施展了开来。

      “天旋地转回龙驭。”范仁口中一喊,脚下步伐虚浮,天旋地转,正契合此招。

      龙驭回头,蛟游四海,天旋地转,探若其幽,动若其明,臂肘如云龙探步,上下翻覆回游,一道招式打出,一条青蛟隐隐冲天而去。

      范仁已然喝高,自然是没有刻意控制着体内功力气劲,这招式凝势而出,形气已肉眼可见。

      他回头走向石桌,又是一碗菊花酒下肚,那书页无风自动,直接是翻到了下一页。

      “鱼龙潜跃水成文。”

      鱼跃龙潜,似海于空,似水于云,千般万覆回转成空,一击千层浪、万里云,碧澜波涛阵阵,腕臂似鱼化龙,长飞于天地之间,又是一道招式打出,青蛟龙须麟甲毕显,一跃升天。

      “蛟龙入海卷潮回。”

      龙蛟赴海,云浪翻腾,行空入海,雷电奔驰,日月转地绕龙卷,范仁双臂凝沉起势,仿佛按压惊涛骇浪而起,千尺潮万丈海吞吐山川勿须归,臂携腕走,低卷高回,这一式出,隐隐有波涛浪声起,又是道青蛟之影飞出。

      这酒是一碗接一碗,这招式是一式接一式,待到后面范仁已经喝了个神思不清,但是那书页翻飞,他整个人还沉浸在招式变换之中。

      待到七十二式全部打完,这奇澜斋上空已经是星河万丈,璀璨不已。

      所有招式已出,蛟游化龙,整个陵县之内突然一声龙吟响起。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能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晰无比。

      陵县的这位伯爵城隍神此时在城隍庙中也听到了这一声响,心中是惊骇无比。

      本来前一阵范仁吞雷丸,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但是因为动静太大,雷光也是一闪而过,他又不能准确的把握,只觉得是路过的得道高人顺手斩妖除魔而已。

      这雷电之力一般都是自天而降,陵县的香火也不甚旺盛,所以这位城隍神也就没有究根寻底地寻找。

      如今却又听到龙吟,虽然不知是何情况,但是这位伯爵城隍神还是打算在县内探查一番近日消息了。

      但这一声龙吟和之前的七十二式探云蛟游手惊得最狠的人,当属是正背着包裹,站在奇澜斋外面的顾东萍了。

      只见这顾东萍站在这奇澜斋外,向天望去,大张其口,瞠目结舌,就像个木头人一般。

      顾东萍当初在量山镇听范仁说了一句“万法皆有道”,他回去左思右想了半天都没想白,他喜欢当厨子,可是他这厨艺之道的道又在哪里呢?

      于是他索性请了两天假,就来陵县打听打听了奇澜斋,然后来找范仁,想问问明白。

      却没想到刚到范兄的宅子前,就看到这一幕,这种震撼一下子就将他的世界观冲击的七零八落、不知所以。

      顾东萍就这么原地站着,发愣,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都逐渐暗了下来,他才因为重心失衡,向前迈了一步,踉跄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他犹豫了一下后,走到了宅门之前,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用他那还有点发颤的手,敲了敲门。

      再说范仁,他醉酒之后,半醒半醉之间施展出了《探云蛟游手》,七十二式一口气打出,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他出招之后,打了个酒嗝,竟然就在这院中地面上睡了过去。

      直到......

      砰砰砰!

      砰砰砰!

      有人敲门?

      听到声音的范仁清醒了两分,翻了一下身子,感觉到周围坚硬,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地面上,直接是一屁股坐了起来。

      再仔细听这声音,往宅门处看去,竟是有人敲门。

      范仁一拍脑子,他就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学了点武功还想学大侠豪情,弄得自己席地睡在了院中,真是颇为丢人,不过幸好还没人看得见。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土石,就往门口走去。

      开门一看,竟然是顾东萍这厮。

      “范,范,范兄?”

      “顾兄。”范仁一拱手,回应道。

      不知道为什么,范仁看着这面前的顾东萍,总感觉顾东萍的状态有点不对,一副非常奇怪的样子。

      “请进,里面坐。”范仁敞开宅门,就看着顾东萍动手同脚地走进了院中。

      他回屋沏了壶茶,招待顾东萍,自己也顺便醒醒酒。

      待到茶水端上,两人坐在院中,这才聊了起来。

      “范兄,我那会好像听见龙吟声了。”顾东萍喝了一口茶水压了压惊,这才说话利落了许多。

      “哦?”范仁不可置否,也没有仔细回答,他总不能把自己喝了点小酒就醉了的事情说出来吧。

      “好像,我听着还是从你这院子里传出来的?”顾东萍犹豫了一下问道。

      “你这么说,也不错。”看到顾东萍这么问,范仁眼睛一亮,忽然有了点不同的想法,于是他继续道:“你可知这是一种厨艺手法?”

      “厨艺手法?”顾东萍听到也有些难以置信道。

      “是啊,这《探云蛟游手》其实就是一种厨道之法。”

      修仙世界常言说万法相通,殊途同归,如今他把武学按照厨道之法传授给面前的这位,不知道这法还能通不通。

      若是这《探云蛟游手》的手,变成了厨房的炒勺,那还能行得通吗?

      为了弥补这顾东萍成为他的实验对象,范仁打算在青莲开后也给他一颗莲子作为弥补,如此一想,心中的那点罪恶感也荡然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