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在修仙世界无法修仙免费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手段尽出
    范仁毫不迟疑,当即走上前去,一脚跨入到结界之内。

      当他的身形完全进入到结界之后,菱形洞口迅速收缩至不见,结界再次变得完好如初,从外面看向范仁的身影时,只能看到一团幽蓝色的焰光。

      东、西、北、中四极魁令看到范仁入内,也都在一个呼吸内相继闭闭眼、关目,运转周身之力开始加固结界,毕竟等下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也说不定。

      南极魁令见到范道友已经进入结界,也不管其看没看见,只是遥遥点头示意了一下。

      然后他便抬手从腰间抽出一根衣带来,飞掷到空中。

      只见那根衣带在半空转折、弯曲、盘旋,很快就拧作一团,些许变化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大嘴鬼神。

      此鬼神,体态玲珑,但嘴大无比,一张嘴就占了半边脸,此时闭口不言,不知张嘴时该是何样子。

      “在此候着,若有变化,呼令于我。”南极魁令沉声说道,随后就画了一方球形结界出来,罩在了大嘴鬼神身上,也是怕其遭受不住这里的高温。

      做好这一切后,南极魁令就转身往来时的方向去了,他还得回到魁星殿中镇守,以防意外之事。

      另一边范仁来到熔浆池正上方,虽说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看着其中还在翻滚着的金色熔浆,多少还有些忐忑。

      只是周身异常活跃的讹火,让他此时安心了不少。

      范仁一脚踏到金色熔浆之上,讹火便与其相接,还未等开始下探,他就感觉到了熔浆之中的一股劲力,似有某种生物在往下窜去。

      感受到这变化之后,他也赶忙催动讹火在熔浆池中飞快蔓延,他整个身子也很快没入到了池中。

      噗!

      范仁入到熔浆之内还没多久,一道熔浆就炸开了浪花,岩浆四溅到结界四面之上,四方魁令也赶忙凝神加强禁锢之力。

      下到熔浆池之后,范仁有讹火护身,况且对于操控运转时日已然不短,承受能力自然不浅,也并未感到太多不适。

      他只是以查探水流变化的方式,感受熔浆流动的方向,向那个东西逃窜的方向追去。

      熔浆池上方的结界虽然只有一个正方形大小,但是熔浆池内的容积可是不小,其池体犹如一座金字塔一般,而池面正是金字塔的顶端。

      范仁追着那个逃窜的东西,任由讹火纵横,虽然火势在池中蔓延一片,与金色熔浆交融不断,但追捕之下,他也未有心里全力操控。

      终于,在较深的地方,范仁控制着讹火,将那东西困在了一片区域中。

      他只身向前,在感受到那东西所在的方位时,运转周身劲力,凭空接引出一道水流,在熔浆中撑开一块中空之处。

      在不断的靠近中,范仁感到温度越来越高,周围的熔浆都快要控制不住迸裂飞散,他趁势以身化风,往前行进了一段距离,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究竟是何物。

      一副正在挣扎的兽骨,出了双眼之处镶嵌着两枚红石,其余周身上下并无丝毫血肉,只是所有骨骼呈漆黑之色,颇为诡异。

      范仁观这具兽骨身形大小如狐属,背部骨骼上隐隐有红色纹路流转,耳骨大如翼,看似其生前双耳或许是与羽翼长成了一体。

      如此一来,特点突出,刨去其他细节不言,范仁也将其认了出来。

      獙獙!

      运力感受其气机,仿佛有一股生气在其中,令人疑惑。

      獙獙虽然体型如狐,耳朵与羽翼长成了一体,身形娇小,浑身毛发橙黄,长相讨喜,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猛兽。

      他们生长之地无草无木,风沙弥漫,环境艰苦,以各种刁钻、剧毒、狠辣的蛇虫为食。

      其吻部突出,嗅觉灵敏,背部生有凤纹,适应力极强,穿梭与群山荒漠之中,极为耐热,也颇为耐寒,双爪之下控沙之力一流,动则天下大旱。

      而至于獙獙尸骨,为何会呈此种姿态,出现在此处,多少会有些不正常的地方,耐人寻味。

      眼下,为了解决这里的异动,还是先要将其尸骨制住才是。

      但前方讹火已经蔓延到了獙獙尸骨之上,往日无往而不利的讹火,此时虽然雀跃,但却并未能一举建功。

      只看獙獙双眼之上的红石由红转黑,其浑身骨骼批了一层青蓝色的讹火,更显诡异,状态比先前平静了不少,但气势却更凝沉了两分。

      范仁见状,只能再换个法子了,他收去讹火,獙獙尸骨再次暴躁了起来,一阵阵大水自上而下浇灌而来,席卷在獙獙尸骨之上。

      在四周金色熔浆的包裹下,大水不断发出“滋滋滋”的声响,很快就沸腾成一片。

      獙獙尸骨泡在极度高温的大水中,竟然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那一对红石眼珠,居然开始褪色,缓缓转白。

      而那一副漆黑骨骼之上,竟然开始生出些细密的橙黄色的绒毛来,一片片接连而起,将要把一块块、一根根骨骼覆盖。

      看样子,变化发展好像更为不妙,貌似是要往不详尸变上发展了。

      范仁此时也有点焦急,两种方法都未建功,他的招数可是不多了。

      于是他只能将大水抽去,将画龙点睛攥在手中,催动风锐之力,两袖衣袍鼓动,不过三五个呼吸之后,随着“嗡嗡嗡”的颤动声,无数如牛毛纤毫般大小的风刃,激荡飞射,连金色熔浆都暂时被切割开来。

      可那些细密的落到獙獙尸骨之上,还并未看清有什么反应,就没入到了漆黑色骨骼之中。

      而那两颗红石眼珠再次发生变化,悄悄地已经变成了黄色。

      范仁回过神来,再看那副尸骨时,也感觉出些不对劲来了,问题就在那一对珠眼之中,里面藏了东西。

      可眼下他的手段都快要施展尽了,本来稳定沉着的心态,此时也略微发生了变化。

      只看那副獙獙尸骨,狂啸不停,在熔浆中翻滚挣扎,但双眼始终在瞄着范仁,不断往这边滚动。

      此时熔浆池底变化非常,另一边熔浆池上也是震动不停,原本只是偶尔鼓动一下的熔浆,现在却在疯狂震动。

      一片片熔浆不断溅射在结界之上,四方魁令的脸面虽然为灰,但目前看起来也有些快要憋成猪肝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