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在修仙世界无法修仙免费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虚实真假,活死道士
    范仁就静静地坐在阶台之上,看着那群不人不鬼的邪物的表现。

      他也在琢磨着这些邪物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到底是被背后所在控制着,还是由设定好的命令或下达的目的而进行机械式的运转。

      毕竟这两种行为要决定下面该如何出手,才能擒杀这极恶之徒。

      死者已逝,他能做的也就是帮助这些人不再被操控作恶,而对于这个唯一的幸存者不免就多了几分探寻、窥看之意。

      很快,那些实死犹活的人们,都在对着夏戍进行着若有若无的接触,这令本就不善言辞的夏戍不知不觉中感到有些失措与古怪。

      他对气氛略感奇怪之意时,眼睛便四处张望了起来。

      在突然看到范仁三人后,他一边多了些疑惑,一边也有了注意力的转移点。

      “咦?那边的不是客馆中所遇到的那位先生么,怎么也出现来了柳谷?”夏戍疑惑,手掌斜立指出了方向。

      范仁看到被其发现,也就站起了身来,稍稍示意。

      剩下的那些“人”,看到夏戍的反应后,齐刷刷的转了过来。

      在有那么一瞬间,这些实际已经死去的人,神情脸色仿佛被同步了一般,频率十分一致,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了相当短的一刹那,众人就恢复了他们本应该有的反应。

      那六个本身为捕快的人,当即就握住了腰间所藏兵器,走了过来,看样子实现要拷问一番。

      “来者何人?”那个方士高声问道。

      “我等乃是真武剑派之人,据传报,门中有弟子在此境失踪,最后线索正指此处,故前来探查下落。”范仁收扇,沉定说道,语气中可以流露出了一种不同质疑的味道来。

      那六“人”还没上到身前,范仁身边的两位,一左一右,长剑半拔,神色冷峻地就拦住了路。

      “吾乃是衙门捕快,尊官府令文在此办案,你等安敢阻拦?”捕快中为首一人厉声说道。

      那两位范仁召出来的弟子,根本是不予理会,面露寒光,丝毫没有退缩之一。

      眼见气氛尴尬,那边的“人”似乎一时半会也摸不清这边三人的深浅,那个秃子于是就走上前来,想要打个圆场。

      “三位所来真的不是与那尸窃案有关?”

      “自然不是,只是此地既然有人,还需寻个清楚。”范仁回应道,他如此说也是想引他们将自己带到正确的地方去,也好一探究竟。

      “几位老爷,几位老爷,既然都是来小的家办事寻人的,不如坐下吃些东西慢慢商讨可好?”三名住户打扮中那名像是家主的人也在此时上前说道。

      那六名捕快像是按照设定好的,当即就点了点头。

      范仁见状,也点了点头。

      “也好!”

      随后,在场诸位就一起往正厅走了过去,进入正堂之后,范仁发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干净整洁,不留一丝灰尘。

      当他催动意思讹火运转于眼部窍穴的时候便能发现,其实表面之下,还是积满了灰尘。

      “先生何时到了这里,未曾想到竟然还能相遇。”夏戍打量着范仁,并且询问道。

      “刚到不久,只可惜还是晚了些。”范仁摇了摇头说道。

      “没想到先生还是大派高人,是小子鲁莽了。”夏戍显然是没听出范仁的话外之意,只是看着一旁的两名弟子的风度气质,颇为赞叹道。

      “是么?其实有时大派弟子,也不尽然矣!”

      范仁说完看了看一旁两弟子,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言语中颇有意味。

      没用多久,众人一一入座,一共分为两桌,那群护卫模样的一桌,剩下的人一桌,坐的也还算满当。

      桌上,夏戍与方士、秃子三人聚在一起,不断商讨事情,剩下六个捕快紧紧盯着范仁与两个弟子。

      又过了一小会,空气中开始有“香味”传来,很快一盘盘精美的菜肴就被刚刚在后院小屋中准备的侍女端了上来。

      在看到这些菜色的时候,大家心中的郁结之气也都减了不少,都准备大快朵颐一番。

      不过在范仁这边,他可没有什么动作,虽然简单的看起来桌面上上了不少菜。

      可实际上呢,盘子中都是碎石子,干枯了不知道多久的果核,还有仍在蠕动的蛆虫,果然是糊弄活人呢!

      “戍公子吃,饱餐一顿再做打算。”

      “是啊,后山若有其他路可走,那还要靠戍公子领路了。”

      方士与秃子一左一右开始夹起了菜来,眼角中弯曲的角度,竟也有些相同。

      夏戍看着这一桌香喷喷的饭菜,也感到有些饥饿,拿起餐筷,就准备夹了起来。

      咻!

      就在此时,一根断了的筷子,忽然从窗外飞来,斜插到了夏戍的碗边。

      夏戍先是一惊,然后就转而看向自己的碗,他这才发现,那半截筷子明明在一边,可桌上的碗为什么变得残破不堪,里面还盛满了沙子?

      疑惑到此,他继续抬头看向桌上的菜式,这一次这些菜品本来的样子终于显现在夏戍眼里,这令他大为震惊。

      他四处环顾,想要寻求事情的真相,可是周围的人都仍旧吃吃喝喝无动于衷,只有对面的那个先生一直冷面而坐。

      夏戍忽的发现,窗户外似乎有个身影在向他招手,他由此也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嘴中一咬牙,扔下碗筷就猛地跑到了门外。

      向前方看时,那个招手的人影,已经跑到了路的尽头。

      而他再回头看向厅堂里的时候,此地的住户,他先前那些一起同行的查案之人,此时都站在门槛之后,望着他。

      “戍公子,来吃饭啊!”

      “是啊,我们还没吃饱呢。”

      夏戍发现,不管他们说什么,就是没有一个人踏出门槛一步。

      等等,那位先生呢?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自称真武剑派的先生不在门内,想着想着,后背就冒出了一股凉意,缓缓回头,正巧看到了站在其背后眺望远方的范仁。

      一切模糊的猜测,在这种惊奇变化中化为惊恐。

      “啊,鬼啊!”夏戍终于释放出了他的恐惧情绪,疯了一般的往来柳谷时的方向跑去。

      范仁眯了眯眼睛,他看到了那个掷断筷的人,也是那个招手的人。

      那是一名只剩下左边半个身子的道士。